247

作者:圈紋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見柏斯勤神情異樣,玄元心頭暗自苦笑。

    “我知道這三百年來因為當年師傅遇害的事情,你受了很大得冤屈,原本三百年前之后時機到了便是還你清白的時候,但是卻不行,因為屹立在無境界之中千余年的武道派一直都是整個修煉界的魁首地位,一旦這件事情再起風‘波’,那樣對于目前的道家派來說是極為不利的!

    兩人這番話的聲音確實在整個結界的組個之下,以至于那攻擊結界圈之外的眾人都是沒有能夠聽得見。

    修斯與貍虎獸兩人相視了一眼之后,沒有怎的滯留,便是雙雙化作流光離開了這攻擊結界之中,去的極為的輕巧。

    “那難道我者三百年的冤屈還得這樣忍耐下去不成?你將我置之何地?什么‘門’派,什么地位?“

    柏斯勤聽玄元如此一說,心頭當即大怒,竟是歇斯底里地沖著玄元吼道。

    玄元不置可否,他心頭很是理解此刻柏斯勤的心情,但是...

    “也許在于你看來這些與你的三百年來所受到的冤屈是沒有辦法比擬的,但是你想過師傅當年傳授我們修為之外的事情沒有?“玄元此刻眼神之中滿是鄭重,”成為道家派的一份子,無論是哪一個地位的弟子,都將要不顧一切的維護著道家派的聲譽以及其他一切!

    玄元后面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頓時讓柏斯勤陷入了沉默之中。

    假若柏斯勤能夠毫不顧及這整個道家派上千年的聲譽,但是他絕對不能夠忽視當年師傅對于他們的教誨,柏斯勤雖然憎恨整個道家派,但是他卻怎么也是恨不起自己的師傅,‘玉’機子當年對于自己的關心,對于自己毫無保留的傾囊相授,那份師徒之間的感情永遠也是無法磨滅掉得。

    柏斯勤沉默了良久,玄元也是沒有刻意打斷,他知道,這個時間段才是關鍵時候,柏斯勤能否同意也就在這段時間了,他希望師傅與自己這個師弟之間的感情能夠影響到他得決定,雖然這對于柏斯勤來說有些殘忍,可是,在大義面前,個人的聲明利益便是刻意拋卻了,至少玄元是一直這么認為的。

    而實際上玄元自己也希望這個三百年前的罪魁禍首能夠為天下人所知曉,但是事實終究還是不能夠那樣。

    “既然此事已經是與我無關,那么你自行處理便是,不過此事之后,你我之間,還有這道家派上下再無半點關系!

    柏斯勤最后幾位不甘心地怒視了那旌德一眼,淡淡地說道。

    玄元心頭一動,暗自嘆息,緩緩點了點頭,但卻沒有言語,他聽得出來柏斯勤這話的意思,也許此事之后,只怕真的是再無關系了。

    心頭尋思之下,玄元還是忍不住說道:“師弟,無論你怎么想?你我之間的師兄弟情意我卻不會拋卻,也許你并不認為我們之間有什么情意可言!

    柏斯勤整個身子一頓,看了玄元一眼之后,終究還是離開了整個攻擊結界,只剩下玄元與旌德兩人。

    攻擊結界之中的事情無人知道,這柏斯勤與那多出來的一人究竟說了一些什么,但是見著兩人之間的神‘色’便是知道,似乎方才的氛圍很是不愉快。

    來到了修斯身邊,柏斯勤神情稍稍整理了過來。

    “前輩,一切都打點好了?“

    修斯見柏斯勤回到自己身邊,淡淡一笑,輕聲問道。

    柏斯勤點了點頭,卻沒有幾分神采。

    “那接下來可是又要到我上場了!

    修斯苦笑著說道。

    今日地事情可是越鬧越大,這已經超出了修斯之前所想像的,他沒有料到,自己的可以挑釁會引出來這么多得事情,實在是出人意料。、

    “景元掌‘門’,事情已經到如今這個地步,你們還想如何收場?是繼續為難這位修斯小兄弟還是怎的?“

    這時候苦渡和尚再次出面,沖著還在驚甫未定的景元高聲說道。

    景元一聽苦渡和尚再次強行出頭,暗自罵了一聲。

    “難道這件事情你還想‘插’手不成?“

    景元沒有回答苦渡和尚的文化,轉而威脅般地說道。

    “‘插’手不‘插’手那得看你們道家派的意思!

    苦渡和尚這話便是將一切責任給推到了道家派的身上。

    “哼,今日這小子無論如何也是不能夠輕易讓他走了!

    景元也是怒火再生,當下看了那攻擊結界之中的兩人,他人不明白他們的身份,但是他卻心知肚明的很。

    “既然如此,那么我苦渡和尚是必須得管上一管了!

    苦渡和尚對于修斯這件事情還真是叫上真來了,當下也是毫不客氣地說道。

    這讓修斯一時苦笑不已,不知道這苦渡和尚是吃飽了閑著沒事撐的慌還是如何?這件事情明顯是與他無關,而且他一‘插’手這件事情便是會與釋家有著沖突,可著苦渡和尚‘性’情就是這么古怪,他想要保住的人,即便是天皇老子他也是不放在眼中。

    “我道家派所有弟子聽令,今日這位小兄弟之舉我道家派上下不得再行為難之舉,至于‘陰’陽兩宗還有儒家派是否‘欲’要與這位小兄弟理論,我們道家派上下也是不得‘插’手!

    就在這苦渡與景元兩人是臉紅脖子粗差點就要捋袖子斗上的時候,卻是聽得一個渾厚無比的聲音在整個秦天峰響徹起來。

    聲音悠長有力道,很明顯是個修為極為恐怖的高手。

    而那景元以及其余的道家派弟子在聽到這話的時候紛紛都是‘露’出了驚詫不已地神情。

    修斯心頭豪氣不已,不知道這個突然暗中傳話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大得威懾之力,而且修斯斷言,此人的修為極為不低。

    “石緣!“

    貍虎獸面‘色’微微一頓,卻是自言自語的輕聲喚了一聲。

    修斯一聽,心頭暗自一驚,這石緣可是聽天暝曾經與自己說起過,難道這石緣真的還在這世間不成?

    “老祖?這小子如此明目張膽的詆毀我道家上下,怎么能夠輕饒此人?“

    景元心有不甘,在稍加鎮定之后,終于反問道。

    “怎么?難道連我的意思你想違背不成?你們還是多考慮考慮,五行‘陰’陽陣法在破解之后將要面對的困難吧?武道世界能否長久存在,以后的考驗才是真正的到來!

    那被貍虎獸稱之為石緣的高手聲音一沉,質問道。

    頓時,景云是面‘色’難看,再無半點反問之話。

    “弟子...弟子不敢!

    景元見如此情況,心不甘情不愿地受到,言罷還不忘沖著修斯怒視了一眼。

    “道家派弟子聽令,今日這件事情便是與我道家派沒有半點關系,不容許任何人‘插’手此事!

    景云此刻拉長了聲音,高聲喊道。

    頓時之間整個人群之中一陣‘騷’動。

    道家派的老祖竟然尚在人世......

    道家派的老祖石緣竟然是尚在人世,這對于在場所有人的沖擊不可謂不小,今日在這秦天峰因為修斯這小子一人卻是引出來了這么多得厲害人物。

    更加讓眾人驚訝地是,那石緣老祖竟是只能夠察覺到到他的聲息,但卻并不知道此人的具體位置就是在何方,就是那貍虎獸也是眉頭緊蹙。

    “這石緣果然是極為了得,難怪當年的天暝也是對于此人極為贊嘆!

    貍虎獸再次自言自語地說道。

    修斯心頭此刻是及興奮又是好奇,聽著貍虎獸這么一說,修斯心頭一動,當下只見修斯仰天喊道:“小子素問前輩極為了得,心頭甚是慕名,今日讓小子高興的是,前輩果然是一代傳奇人物,千余年來尚在人間,小子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前輩可否應答?”

    眾人見修斯這么說,紛紛是路出了驚異的神‘色’。

    這小子是不是瘋了?道家派的老祖,當年乃是武道修煉界的傳奇人物,怎么可能說見就見的,今日這石緣能夠因為此事而出面已經是讓所有人極為震驚的了。

    果不其然,正如同眾人所預料的那樣,那石緣卻是聲音依,淡淡地說到了,聲音飄渺婉轉,正如同之前的旌德一般,但是石緣的能耐顯然比旌德要強上了何止百倍。

    “你破壞我無境界的護界結界我索‘性’不追究你的責任,正如同你所說的那般,這個世界千余年來太過于安逸了,你如何了解當年的事情我也不予以追究,今日就此放過你們幾人,不過今次而已,我希望你好自為之!

    石緣一番話很是直白的拒絕了修斯的請求。

    修斯面‘色’一陣尷尬,沒有想到這石緣倒是這么直接,但是修斯尷尬之后立馬便是好轉,他可不是會怎么在意別人看法的人,只見修斯稍微苦笑地看了看身旁的幾人。

    “前輩此言小子記住了,只是今日不能夠見前輩一面還真是一大憾事!

    修斯說罷還很是裝模作樣的要偷換腦,顯得很是遺憾很是無奈。

    “你能一眼‘洞’穿了我當年‘精’心布置下的兩大陣法,而后破解,也算是有幾分機緣,如此罷了,雖然今日你我不到相見之時,不過,日后便會有那份機會,只不過到時候我希望你能夠謹記我接下來與你說的話!

    石緣說道此處卻是停頓了下來。

    眾人見著石緣似乎對于修斯是極為的客氣,或者說還有幾分興趣,再者聽石緣說起這修斯竟然是能夠破解他當年的兩大陣法,實在是讓他們心頭吃驚不小,看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不同一般,但就他身旁的幾個高手便是可見高低了,就是那旌德修為那般厲害使用了天靈劫錘也是奈何不了這幾人。

    眾人情不自禁地再次沖著修斯投來了異樣的眼神,同時心頭也是好奇不已,接下來石緣與修斯將會說些什么呢?

    “前輩請說,小子一定謹記在心!

    修斯心頭一動,當即便是恭敬地說道。

    對于這石緣,修斯心頭倒是佩服的緊,不說其他的,就是能夠布置這兩大陣法,如此‘精’妙的相輔相成,實在是讓人心頭震撼。

    “嗯!

    對于修斯的態度,石緣極為的滿意,輕輕嗯了一聲,而后見石緣再次說道:“你同時肩負有三個世界的三種修為,著實是罕見之極,而且,你居然能夠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當年天暝祖師爺的莫迫神訣,修煉出如此多得厲害分身,這也說明你與我武道界是極為有緣,可以說這也算是我不為難你的一個原因,但是我想請你利用自身的這份能力,在關鍵時候可以幫助我武道界度過危難!

    石緣此話語氣一緩,請求之意顯得極為的懇切。

    所有人心頭再次一驚,堂堂的道家派祖師,甚至是整個武道界的厲害人物,居然在今日沖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說出了請求,而且語氣之中滿是真摯,這實在是讓他們不能夠理解。

    修斯心頭一震,這石緣一眼便是看出來了自己的一身修為,但是面‘色’卻是不改,沉‘吟’良久之后,修斯緩緩抬頭,漫無目的地在上空看了看。

    “前輩此話小子謹記在心,不過前輩既然明白小子今日的用意,那么實際上就沒有必要說這番話!

    修斯避而不談自己的修為問題,轉而著重強調了石緣對于自己了解之處。

    石緣一聽,竟是靜默了良久,顯然是被修斯此話給愣住了。

    “哈哈,此話卻正是如此,看來活了這么久了,還真是有些老糊涂了!

    這時候再次地傳來了石緣爽朗的笑聲,一時之間整個秦天峰都是為之一動。

    這時候其他人可就聽得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唯獨那苦渡和尚以及為數不多的幾人似是理解的看著修斯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你們便是離去吧!

    石緣笑罷,轉而恢復了語氣,再次說道。

    修斯暗自點頭,“今日多謝前輩恩情!

    修斯也是不馬虎,恭聲說道。

    石緣再無聲響。

    場面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陽宗儒家沒有想放過修斯的意思,但是石緣竟然出面,他們一時之間卻是無法動手,石緣的影響力他們自然心頭清楚,千余年前的那些事情雖然逐漸的很少被人提及,但是像他們這些有一定身份的人卻還是極為了解的。

    “景元掌‘門’,你現在口否還想阻攔修斯的離去?”

    苦渡和尚這時候面‘色’一笑,哪里還有之前的臉紅脖子粗的模樣。

    景元面‘色’一陣尷尬,旌德出現讓他出乎意料,但是石緣的出現則更加的讓他震驚,他甚至都不知道原來自己道家派的這個老祖竟然還在人世,這不僅讓道家派上下是又驚又喜又是憂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