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離間之計

作者:鳳輕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超級黑科帝國、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襲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冊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盛世嫡妃最新章節!

    391。離間之計

    深夜

    瑤姬坐在帳子里看書,里間的沐烈早已經入睡了。沐揚帶著兵馬去攔截呂近賢,這幾天因為細作的事情,整個軍營里的管制變得十分嚴苛,即使是定王府的暗衛也很難找到機會再傳遞什么消息,幖闹忻靼,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只怕讓老沐陽侯查出自己和沐烈的身份也只是遲早的事情。畢竟,整個軍營中原本最不應該出現的人就是她們。不合理的地方自然是最容易引人懷疑的。

    大帳門口一道寒風襲過,瑤姬抬起頭來變看到一身黑衣的秦風站在了門口。心中一驚也來不及說什么一把拉住秦風便往里走去。里面睡著的沐烈在秦風進來的一剎那便睜開了眼睛,翻身下床道:“義父,你怎么來了?”秦風抬手摸摸沐烈的小腦袋道:“你們現在很危險,我帶你們離開這里!

    瑤姬皺眉道:“但是……”瑤姬明白秦風的到來可能是王妃的意思。但是如果不能完成定王交代的事情的話,只怕不僅是自己,就連沐烈和秦風也要倒霉。秦風明了的看了她一眼道:“現在就去解決沐揚,沐陽侯很快就會懷疑你們,你們繼續留在這里不僅自己危險,隱藏在軍中的暗衛也會有威脅!

    沐烈點點頭,干凈利落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其實也沒什么好收拾的,雖然她們跟著沐揚出征帶了不少東西,但是需要帶走的卻幾乎沒有,幖c了下頭,有些擔憂的皺眉道:“現在整個軍中戒嚴,我們怎么出去?何況……”如果她和沐烈突然從軍中消失了,沐陽侯只怕立刻就會懷疑她們了。

    秦風淡淡笑道:“既然能進來,自然也能出去,F在不走也不行了,沐陽侯一定會懷疑你們的!便辶依‖幖У氖,沉聲道:“娘親,咱們走吧。等到這里結束了我們就可以回璃城了!爆幖б徽,神色也多了幾分動容。是的,只要這里的事情完成了,她們就可以回到璃城。沐烈再也不用一個小孩子整天跟在自己身邊擔驚受怕,還可以見到自己的兒子。

    “走吧!”

    秦風滿意的點了下頭。很快外面便傳來了叫著抓刺客的喧鬧聲,而且可以感覺到是見見往這邊來了。秦風一把抓起瑤姬,做出挾持她的沐揚,隨手將沐烈丟給了等在帳子外面的墨家軍暗衛。在外面的人看來,就仿佛是定王府的細作被發現了,被楚軍追趕到此挾持了瑤姬母子。

    沐烈畢竟是沐陽侯府唯一的孫子,楚軍的將士還是不敢下手太重的。也就免不了束手束腳,等到老沐陽侯趕到的時候,秦峰等人已經挾持著瑤姬沖到了楚軍大營的外圍。老沐陽侯深切的明白,自從出征以來諸事不順,沐揚對呂近賢的慘敗更是讓墨景璃對沐陽侯府失望至極。如果這次再因為瑤姬和沐烈而放跑了定王府的細作的話,只怕沐陽侯府就真的要倒霉了。何況,沐陽侯心中也有一些小小的疑惑,怎么那么巧定王府的細作就挾持了瑤姬。

    見此情形,老沐陽侯當機立斷厲聲吼道:“不惜一切代價,抓住刺客!”

    “祖父……”沐烈被暗衛挾持在懷里,帶著哭腔叫道。老沐陽侯心中一顫,終究還是硬下心腸道:“放箭!”沐烈是他唯一的孫子不錯,但是關系到整個沐陽侯府的生死存亡的時候,老沐陽侯還是毫不猶豫的舍棄了這個孫子。只要沐陽侯府還在,只要沐揚還在,將來自然還會有孫子的。

    長箭如雨一般的射向秦風等人,但是此時他們已經在楚軍大營的外圍,而且跟著秦風一起來的還是麒麟中的精英。不一會兒功夫,眾人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沐陽侯望著遠處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失神了許久。這么多年相處,老沐陽侯對沐烈還是十分疼愛的。雖然為了沐陽侯府舍棄了他但是并不表示他就不心痛,F在只希望定王府的細作不會草菅人命,能夠留下他一條活路。

    “老侯爺,皇上宣召!鄙砗,匆匆趕來的御前侍衛沉聲道。

    老沐陽侯嘆了口氣,點點頭轉身朝墨景黎的大帳而去。

    大帳里,墨景黎盯著老沐陽侯問道:“細作抓住了?”老沐陽侯垂首,道:“細作跑了,請皇上降罪!蹦袄枘樕怀,卻并沒有發作,只是淡淡道:“聽說沐陽侯的妻子和孩子被刺客抓走了?”

    老沐陽侯點頭道:“回皇上,正是如此!

    墨景黎冷冷的盯著老沐陽侯問道:“對于定王府的細作,沐老侯爺有什么看法?”老沐陽侯一愣,有些不明白墨景黎這話里的含義。只聽墨景黎繼續道:“這么巧…沐陽侯出征軍機被泄露,今晚…定王府的細作又剛好劫走了沐陽侯的妻子和孩子。另外,如果要劫持的話,只帶走小世子不是方便許多。朕實在想不明白,對方帶走一個舞姬出身的側室有何價值?老侯爺,你看呢?”

    聽了墨景黎的話,老沐陽侯只覺得心跳加速,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密密的冷汗;噬系囊馑季谷皇菓岩涩幖П闶嵌ㄍ醺募氉,如果皇上當了真的話,沐陽侯府就真的完了。

    “皇上,皇上明鑒!沐陽侯府對大楚忠心耿耿啊!编弁ㄒ宦暲香尻柡罟虻乖诘厣,急促的道。墨景黎輕哼一聲道:“起來吧。朕不過是有些奇怪而已。定王府的細作一定要繼續查,若是再有消息泄漏的事情,朕定斬不饒!”

    “是,微臣領命!”老沐陽侯心中松了口氣,連忙應道。心中卻一驚下定了決心這件事一定要好好查一查。萬一那個瑤姬真的問題也好有個應對之策。

    就在墨景黎心情萬分糟糕的時候,卻源源不斷的傳來更加糟糕的消息。一大早,墨景黎剛剛起身連早膳都還沒來得及用,外面就傳來了急報,“啟稟皇上,我軍布置在暗中的四路人馬接連遭到墨家軍襲擊,損失慘重!”

    “什么?!”剛剛要用膳的墨景黎失手打翻了桌上的湯碗。猛地站起身來道:“傳眾將領前來覲見!”接到命令,不一會兒功夫楚軍大營中的眾將領便匆匆趕來。一看到墨景黎的臉色眾人便在心中暗叫不好,只怕有大事情發生了。

    墨景黎也沒心情理會他們的心思,將剛剛送到的急報往地上一扔,道:“你們看看!”

    站在最前方的老沐陽侯俯身撿起來一看,也是立刻變了顏色,顫聲道:“皇上,只怕咱們當真上了云霆的當,定王妃根本就不在墨家軍中!鼻皟商,他們派人去查探,回來的稟告是定王妃就在軍中,F在想來只怕這只是云霆的障眼法罷了,從一開始定王妃根本就不在寒谷關。

    “葉璃!好你個葉璃!”墨景黎恨得咬牙切齒,“既然如此,你也別怪本王心狠手辣!”一時氣急敗壞,墨景黎連皇帝專用的自稱都忘了。

    “傳朕旨意,立刻出關剿滅云霆的大軍!”墨景黎厲聲道。

    “末將遵旨!”看著墨景黎猙獰的神色,眾將領不敢多說,只是沉聲領命。

    一個侍衛匆匆拿著一封信函走到墨景黎身邊雙手呈上。墨景黎拆開看了一眼,目光幽冷的掃了一眼底下的眾人,最后落在了老沐陽侯的伸手,淡然道:“沐陽侯留下,其他人退下吧!北娙送榈耐艘谎劾香尻柡,紛紛退了出去。

    墨景黎拿著手中的信函,冷眼看著老沐陽侯道:“沐老侯爺,你知道這封信你寫得是什么么?”老沐陽侯心中一緊,知道只怕是跟自己有關的。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問道:“皇上…可是關于昨晚瑤姬和沐烈……”一時間,老沐陽侯只覺得心情十分復雜。也不知道是在擔心瑤姬真的和定王府有什么關系,還是擔心沐烈的生死。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沐老侯爺,朕記得當年瑤姬失蹤過好幾年?”

    老沐陽侯點頭道:“回皇上,正是!

    “你可知道那幾年,瑤姬在哪兒做什么?”墨景黎問道。老沐陽侯背心一片汗濕,不敢回答。墨景黎重重的將信函拍在書案上,厲聲道:“那幾年瑤姬就在璃城!而且還開了一家茶樓,真是好樣的…朕對沐陽侯府百般信任,原來內賊就出在朕的身邊!”

    老沐陽侯腿一軟,跪倒在地,連聲道:“皇上…皇上明鑒!那都是瑤姬那個賤人做的事情,沐陽侯府和定王府沒有絲毫關聯啊。老臣…老臣和定王有仇,怎么可能投靠定王,求皇上明鑒!”墨景黎瞇眼道:“你不可能?那沐揚又如何?自古溫柔鄉是英雄冢,沐揚會不會因為瑤姬投靠定王府?十萬人對付不了呂近賢五千人馬,還讓他活著回來了,沐老侯爺,你讓朕如何相信你?”

    許多事情,不去想便沒事。一旦往哪方面想了,很多疑問都會紛紛的涌上心頭,止也止不住。

    墨景黎本身就是一個多疑的人,何況沐陽侯府原本就不是從一開始就效忠于他的,沐陽侯既然能背叛墨景祈效忠于他,自然也就有可能背叛他改而效忠墨修堯。想到此處,盯著老沐陽侯的眼神也越發的不善了。老沐陽侯心中暗暗叫苦,卻也明白此時再多的辯解也只會被墨景黎認為是狡辯。心中只恨不得將瑤姬扒皮抽筋,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一輩子左右逢源算計這算計那,最后居然會被自己兒子的女人給算計了。

    “皇上……”老沐陽侯開口,還想要再說些什么。墨景黎卻不愿再聽他說話,冷哼一聲道:“夠了!朕不想再聽你說了!崩香尻柡钸B忙搖頭道:“不!皇上請聽老臣一眼,幖А幖莻賤人離開了大營之后一定會去找揚兒…求皇上……!蹦袄枥湫σ宦暤溃骸澳悴徽f朕還忘了,你放心,很快就你就可以和沐揚團聚了!來人,待下去!”

    被侍衛左右抓住,毫不客氣的拖出了大帳。老沐陽侯心知大勢已去,在說什么也沒有用了,只得頹然的住了口。

    楚軍西路軍大營里,沐揚正在與西路將軍和雷騰風討論軍情,外面有侍衛來稟告,“啟稟沐將軍,外面有一個孩子求見。說是沐陽侯府世子!

    沐揚微微一怔,有些奇怪沐烈怎么會一個人跑來找自己。雷騰風眼神微閃,含笑道:“沐兄還是先去看看小世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吧!

    沐揚點點頭,沐烈突然到來也讓他有些擔憂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雷騰風的提議自然是正合他意,起身朝雷騰風拱了拱手道:“多謝世子!

    出了大營,果然看到沐烈一身狼藉的站在大營外面簌簌發抖。如今才是二月初,北方依然是春寒料峭。沐烈穿著一身有些破爛的衣衫,就連嘴唇都動的有些發紫了。沐揚連忙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將他抱住,焦急的問道:“烈兒,你怎么會一個人在這里?”

    沐烈顫抖著嘴唇動了動道:“娘親…娘親……”話沒出口,眼淚就先流了出來。沐揚心中一驚,連忙問道:“你娘親怎么了?”沐烈怔怔的望著沐揚,終于哇的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將他這副模樣,便知道是嚇壞了。沐揚心疼的將他摟入懷中,柔聲道:“好孩子,別怕,來告訴爹…發生什么事了?”沐烈倚在沐揚的懷中,這才抽抽搭搭的道:“有壞人…有壞人把娘親和烈兒抓走了。后來,烈兒逃了出來…想要回去求祖父救娘親,但是…但是他們說祖父被皇上抓起來了。哇…父親,救娘親…救祖父……”

    “什么?”如此大的劇變,讓沐揚也是一愣。扶著沐烈問道:“你說你祖父被皇上抓起來了?為什么?”沐烈愣了愣,呆呆的搖頭道:“不知、不知道…烈兒聽別人說的。烈兒不敢回去,就求好心的大叔帶烈兒來找爹爹了!

    沐烈年紀小,說出來的話也是斷斷續續七零八落的。沐揚不由得心中大亂。隨后跟出來的雷騰風也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依偎在沐揚懷中抽泣的沐烈沉聲道:“沐兄,先不要著急。好好問清楚再說,何況…寒谷關離這里也不遠,如果真的有事,應該很快就會傳來消息的。小世子…你是怎么到這里來的?”寒谷關離這里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怎么著也有兩百里的路程,一個孩子要怎么孤身一人跑到這里來?

    沐烈躲在沐揚懷里抽泣著搖頭,一邊道:“嗚嗚…我不知…騎馬來……”

    “你騎馬來的?”雷騰風揚眉道:“誰的馬?誰帶你來的?”

    “嗚嗚…我不知道。父親,救娘親,娘親流了好多血…烈兒怕……”沐揚連忙心疼的將他摟入懷中,輕輕拍了拍道:“好好,別怕,沒事了…烈兒乖…”

    將沐烈帶入自己的帳子中,沐揚細心的追問,才斷斷續續的從沐烈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原來沐揚走了沒兩天,隱藏在軍中的墨家軍細作就坐不住了,被楚軍發現之后逃竄的時候挾持了沐烈和瑤姬。之后瑤姬設法幫沐烈逃了出來。逃出來的沐烈原本想回去找祖父幫忙救母親,結果卻聽說老沐陽侯也被抓住了。這才求好心的路人將他送來這里。

    沐揚聽了沐烈的話早已經憂心如焚,同樣在場的雷騰風卻也冷靜的多,同時也注意到了更多沐揚根本沒有注意的細節。雷騰風含笑看著沐烈問道:“小世子,送你來的人在哪兒?”

    沐揚聞言,不由得皺了皺眉道:“雷兄,你這是什么意思?”這些日子沐揚和雷騰風相處的不錯,所以沐揚并不想掃雷騰風的面子。但是雷騰風的問話卻讓他隱隱有些不舒服的感覺。雷騰風微笑道:“沐兄,現在這邊正在打仗,小世子居然還能正好碰上騎馬的路人,你不覺得有些奇怪么?”打仗的地方,一般人都是敬而遠之,怎么可能還有人有閑心專門騎馬送一個孩子來軍營?

    沐揚薄怒的望著雷騰風道:“雷兄,你的意思是烈兒撒謊?”

    雷騰風微微蹙眉,道:“沐兄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有些奇怪罷了。小世子年紀還小,難免會被人利用!便鍝P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不管怎么說,先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說。雷兄,軍中暫時勞煩你幾天,我要回去一趟!

    “不要!”沐烈緊緊的抓住沐揚的手不肯放手,“父親不要回去!皇上會殺了你的!他們說…皇上要抓住父親,然后和祖父一起殺了。烈兒不要…不要父親死。嗚嗚……”

    沐揚臉色更加難看起來,沐烈的話他已經信了七八分,只是有些不明白,好好地皇上為什么要抓自己的父親。正沉思著,門外傳來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圣旨到!沐陽侯沐揚接旨!”

    沐揚連忙安頓好沐烈,匆匆出了大帳,看到站在大營中的墨景黎身邊的太監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沉。

    “臣,沐揚接旨!便鍝P恭敬的跪下接旨。

    那太監看了沐揚一眼,展開手中明黃的圣旨沉聲道:“沐陽侯府勾結定王府,謀逆叛國,其罪當誅!著,解除沐揚兵權,押解回營。擇日論處!欽此!”那太監將圣旨一合,尖聲吩咐道:“還不將沐揚抓起來!”

    “且慢!”沐揚朗聲道:“敢問公公,沐揚何時勾結定王府?何時謀逆叛國了?”那太監冷笑一聲道:“這就要問沐陽侯自己做了什么事了。咱家可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前來拿人,難道沐陽侯還想抗旨不尊不成?”

    沐揚咬牙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沐揚不服!”

    太監冷笑道:“不服?沐陽侯有什么話就到皇上跟前去說吧,咱家是奉旨辦事,還請沐陽侯不要為難。不過…咱家怕沐陽侯也沒什么可說的了。今晨,老沐陽侯已經問斬了!

    “什么?!父親……”沐揚臉色大變,沒想到沐烈說父親被墨景黎抓了,竟然這么快就已經問斬了。那太監仿佛沒看到沐揚變了臉色,得意洋洋的道:“沐陽侯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令尊生前已經交代了沐陽侯府勾結定王府的事情!

    沐揚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家的事情。如果可以他的父親自然不會拒絕投靠定王府,但是問題是當初父親奉墨景祈的旨意對定王妃下手,已經跟定王府結下了大仇。就是投靠誰也不可能投靠定王府。父親怎么會承認這種荒謬的罪名,除非…是屈打成招!

    想到此處,沐揚悲憤莫名,“我沐家對皇上忠心耿耿,皇上卻如此草菅人命!如何不讓忠臣寒心!”那太監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的揮手道:“拿下沐陽侯,咱家好回去交差!

    左右的侍衛連忙上前想要抓住沐揚。但是沐揚雖然年輕,沐陽侯卻是榮馬半生,而且平素也極會做人,沐陽侯府也有不少忠心的家將。老沐陽侯莫名其妙的被皇帝斬了,這些人如何能讓沐揚也被抓?一時間雙方人馬關系頓時緊張起來。

    等到西路將軍剛到的時候,那太監帶來的人已經被殺的七七八八,只帶了僅剩的兩個侍衛逃出了軍營。

    軍營數里外,那傳旨的太監臉色慘白的看著前方不遠處站著的人手腳發軟。他身邊最后的兩個侍衛也倒在了跟前。那太監也是很會看臉色的,連忙上前,奉承的笑道:“秦統領,小的都是按你的意思說的,那沐揚…那沐揚膽大妄為,竟然殺了皇上派來的侍衛。還請秦統領,饒小的一命!

    秦風回頭看著眼前一臉諂媚的太監,笑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殺你的!

    那太監一愣,心中卻是大喜。原本以為來傳旨是一趟簡單的差事,卻沒想到還沒出發就被定王府的人抓住了。最后只得照著秦風的話哄騙沐揚老沐陽侯被殺。更險些成了沐揚的刀下亡魂,如今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自然是欣喜萬分。

    “我不但不會殺你,還會派人安全的送你回去;厝ブ笤撛趺凑f,你知道么?”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沐揚大膽抗旨,還殺了皇差,意圖謀反!蹦翘O連忙道。

    秦風滿意的點頭,“很好,我就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

    ------題外話------

    更晚了,汗…

    推薦好友秦嬤嬤的美文《六宮無妃,千金凰后》

    http://。/info/520622。html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