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難安

作者:鳳輕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超級黑科帝國、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襲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冊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盛世嫡妃最新章節!

    123。難安

    宮門外,容華郡主穿著一身鳳穿牡丹大紅嫁衣,含淚向太后和帝后父母告別。往日里高傲無比的昭仁公主面對唯一的女兒遠嫁北戎終于還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淚,望著即將遠去的女兒卻什么也不能說出來。眼下是太后和皇帝皇后一起來為和親公主送別,即使是她身為親生母親也不能拉著容華郡主再多少什么的。

    容華郡主一一拜別了太后皇帝皇后和父母,被身邊陪嫁的宮女扶著往馬車邊走去。臨上馬車時才回頭往葉璃的方向看了一眼,葉璃輕輕點頭對著她微微一笑。容華郡主垂眸淡然一笑,毅然轉身踏上了馬車。裝飾的富麗堂皇的馬車上,繡著代表公主尊貴身份的牡丹簾子輕輕落下,掩住了容華郡主艷麗的容顏和身影。從此,她將作為大楚的公主生活在異國他鄉,也許從此與父母親人再見無期……

    “阿璃,我走了。你自己在京城小心一些!闭驹谌~璃身邊,墨修堯輕聲叮囑道。

    葉璃抬頭看著眼前一身暗青色繡銀龍親王服侍,卓爾不群的優雅男子,輕輕點頭道:“我知道,你也小心。早些回來!蹦迗螯c頭,“我會小心,阿璃一個人在京城……”葉璃打斷他的話,堅定的道:“我會好好守住定王府,等你回來!

    墨修堯一怔,低聲道:“只要阿璃平安無事,修堯便十分高興了!

    一邊的侍從小心翼翼的過來催促該啟程了,心中暗暗嘀咕都說定王和王妃感情記好,如今看來果然是難分難舍。

    葉璃退后一步,離開墨修堯的懷里。側首對站在一邊的林寒道:“林寒,王爺的安危交給你了!

    林寒點頭,認真的道:“請王妃放心,屬下絕不辜負王妃信任!

    葉璃點點頭,對墨修堯說了聲保重便退入了旁邊送別的人群中。墨修堯回頭看了她一眼,牽過身邊的白馬翻身上馬追上前面已經出發的隊伍。

    直到整個和親的隊伍消失在遠處,昭仁公主終于哭倒在地,昭陽公主命人扶著她回公主府去了;实刍屎笠才阒蠡貙m,原本鬧鬧嚷嚷的宮門口頓時安靜了許多。葉璃站在原地遙望著墨修堯離去的地方默然無語,“王妃,王爺已經出城了。咱們該回了!蹦偣茏叩饺~璃跟前低聲道。葉璃點點頭,道:“回吧!蹦迗蛲蝗徊辉诘木┏,似乎有些寂寞無聊。

    定王離京,定國王府與往常一樣閉門謝客安靜了下來。但是只有定國王府的人們知道。短短十天功夫,定國王府遭到的暗中攻擊是過去幾年的數倍之多。

    深夜,又一波攻擊結束。葉璃坐在擺放在屋檐下的椅子里淡淡的看著院子里跪了一地的黑衣人面沉如水。左右兩邊站著卓靖秦風墨總管鳳之遙,墨華和因為定王離京特意駐守王府的張起瀾以及韓明晰。除了鳳之遙一如既往的嘻笑無忌,其他人臉上的神色都不太好看。今天晚上刺客竟然突破定國王府外圍差一點就闖入了葉璃所居住的主院。身為暗衛統領的墨華臉色更是難看,這簡直就是在打暗衛的臉。

    “好了,說說看吧,這又是哪兒來的人?”葉璃看看屬下們陰沉的臉色,淡淡問道。

    被強壓著跪在院子里的刺客眼中閃過不屑的光芒,傲然的將頭偏到了一邊去了。葉璃失笑,“是我失言了,不好好問一問各位想必是不會招的。不過剛好…這十天來我這里一共來了七波人,其中說不定還有你們的伙伴呢。但是,還沒有哪一個的骨頭硬到能跟我死扛的。秦風,交給你了!

    秦風朗聲笑道:“多謝王妃,正好手下那幾個小子在學習刑訊,這幾日可是進步神速還要多謝這么多位的貢獻呢!闭驹谝贿叺镍P之遙輕嗤一聲做不屑裝,但是眼睛卻已經眼巴巴的望向了秦風,“本公子請求旁觀!彼P之遙可是號稱定國王府最厲害的刑審高手,但是自從秦風帶回來幾個小子之后他才發現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什么叫長江后浪推前浪。而且這刑審高手還是量產的。秦風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道:“純屬機密,外人止步!币粨]手便有人過來將院子里的人壓了下去。

    鳳之遙怨恨的瞪著瀟灑而去的秦風,回過頭來眼巴巴的望著葉璃。沒辦法,自從秦風跟了王妃之后,除了王爺和王妃的命令誰在他面前都不好說話。葉璃淺笑道:“鳳三,秦風并不是故意為難你。這真的是機密!兵P之遙哼哼道:“審訊而已,就算有什么獨特的手段也稱不上是機密吧!比~璃笑道:“審訊的人目前還是機密!

    鳳三摸摸鼻子不說話了,他是墨修堯最信任的人之一,自然知道王妃手里有一支從定國王府麾下各支軍隊選出來的人組成的機密隊伍。誰也不知道王妃要這些人是來做什么的,甚至連王爺都不知道這些人被王妃選走之后到底怎么樣了,F在…就是這些人么?鳳之遙想起今天前幾天秦風帶回來接受他們拷問任務的幾個人。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似乎并沒有什么異樣的,但是鳳之遙這么多年戰場和暗地里養成的警覺讓他覺得這些人確實不簡單。

    葉璃起身對眾人笑道:“今晚幸苦各位了,咱們書房里坐坐吧!

    張起瀾臉色難看的道:“王爺前腳剛走這些人后腳就朝定王府下手,難道就這么算了?”葉璃淺笑道:“張將軍不必擔心,自然不可能就這么算了。本妃…也正需要一些人來練練手呢!陛p柔的語調卻帶出讓人膽寒的殺意,眾人不由肅然,跟在葉璃身后往書房走去。

    回到書房各自落座,葉璃對坐在一邊的韓明晰道:“西陵和南疆那邊的事也該去辦了,明晰,你明日便啟程離京吧!甭勓,韓明晰皺了皺眉,想要開口說些什么。葉璃搖搖頭道:“不必多言,京城的情形你也看到。你留下也沒什么事做,還不如早些啟程。大哥如今應該還在永州,若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你可拿我的信物去問他!表n明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輕嘆一聲道:“我知道了,我明日便啟程。先回去收拾行裝去了!

    葉璃也不留他,只是點了點頭。

    韓明晰一離開,書房里的氣氛立刻變得熱絡了一些。倒不是定王府的人不信任韓明晰防備他,只是這些人誰不是生了一雙看透世事的精明眼睛。韓明晰的心思縱然隱秘又怎么瞞得過這些人,偏偏這些人又多事對墨修堯忠心耿耿的,即使直到王妃和韓明晰之間并沒有什么,但是看在這些對定王府的忠臣眼里難免會對韓明晰冷淡幾分。

    葉璃仿佛并沒有看到眾人的神色,言談自若的和眾人說起王府中的事情來。眾人對定王府的安危都有些擔憂,墨總管問道:“王妃,是不是再多調一些暗衛進府來?”這些日子定王府被連續攻擊,侍衛和暗衛只怕都疲憊不堪,今天更是讓刺客闖進了王妃的住處。葉璃笑道:“不必這么麻煩,人家這么辛辛苦苦的潛入京城,還要拼死闖入天下皆知固若金湯的定國王府。咱們好歹也要看看他們到底想干什么。從明天開始,少抓一點刺客。放幾個回去吧!

    鳳之遙眼神一閃,笑道:“王妃是想…讓人直到定國王府的防守漸漸不支?對方會信么?”

    葉璃笑道:“既然他們明知道闖不進來還契而不舍的來了一波又一波,本妃給他們一個機會若是你你信不信?”

    張起瀾擔憂的道:“若是這消息傳出去,只怕王府里更加不安生了!

    葉璃笑容清冷,淡淡道:“本妃會讓天下人知道,定國王府不僅固若金湯,還是有來無回的人間地獄!”

    眾人心中一震,怔怔的望著眼前溫婉清美的青衣女子半晌說不出話來。

    “王妃!鼻仫L推門進來,神色有些古怪。葉璃挑眉,并不意外的問道:“沒問出來?”

    秦風略帶些惱怒的道:“一個自殺了,還有幾個都是小嘍嘍,什么都不知道!

    葉璃搖頭道:“不對,死的那個不是領頭的人!

    秦風不解的望向葉璃,葉璃淡然道:“對方不可能不知道定王府的刑訊有多厲害,如果真的存了死志剛剛被抓的時候就會自盡。比起經驗來你們還是不如鳳三!兵P之遙得意的看著秦風笑道:“不錯,至少在本公子手里絕對不會發生這種犯人自盡的事情!鼻仫L此時并不在意鳳之遙的挑釁,劍眉緊皺道:“王妃的意思是那個自殺的不過是為了掩護真正的領頭的人?”葉璃托著下巴道:“至少有一半的可能。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確實被你們的手段嚇怕了又剛好落在幾個沒經驗的菜鳥手里鉆到了自殺的空子。不過…你們的手段應該還沒到那個地步吧?”

    秦風有些苦惱的道:“那些小子剛學這個,下手沒個輕重。若是真的弄死了……”

    葉璃垂眸,輕聲道:“現在不缺時間,換一種方式慢慢來!

    “換一種?”

    葉璃道:“熬鷹!

    “熬鷹?”

    葉璃把玩著手中的白瓷杯,輕聲道:“把牢房給我點到亮如白晝。不要再用刑拷打了,牢房的人輪流看著他們,每一個時辰換一次班。只有一點,不要讓我看到任何人睡著了,直到他們肯說實話為止!兵P之遙不解的道:“只是不睡覺而已,有用么?”

    葉璃笑道:“鳳三公子可能試過一天兩天不睡覺,但是有沒有試過四天五天不睡覺?這個法子,連最驕傲的雄鷹也能訓得服服帖帖的,何況是人!

    雖然鳳之遙對葉璃的說法抱有懷疑,秦風確實毫不猶豫的全盤接受。立刻轉身吩咐下去了。

    鳳之遙回頭看著葉璃道:“這幾天,王妃對這些刺客可有什么想法了?”

    葉璃回頭旁邊的卓靖遞上了一份卷宗,葉璃接過打開,一邊道:“這幾天闖府的可是什么人都有。被人買兇來殺人的,來尋仇的,還有來趁火打劫的!

    “趁火打劫?誰有那個膽子趁火打劫定王府?”平時極少開口的墨華譏誚的道。

    鳳之遙笑道:“是不是真的趁火打劫沒人知道,不過這短短幾天京城里突然出現了這么多的不法之徒,駐守京畿的人和京城府尹都吃干飯去了么?”墨總管沉聲道:“定國王府連連遇襲,就算定王府面積龐大周圍的府邸不多,宮里那位也絕對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這么多天了,宮里來問都沒有派人來問一聲,仿佛根本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般!比~璃揉了揉沒心,嫣然一笑道:“宮里那位大約也想直到定王府的實力到底到什么程度。鳳三,明天將消息傳出去,本妃連日驚嚇,身體不適!

    “驚嚇?”鳳之遙眼神有些詭異的望著葉璃含笑的面容。這些日子受驚嚇的到底是定王妃還是那些倒霉的刺客真的還有待商榷。葉璃瞥了他一眼,“怎么?本妃不能受驚嚇?本妃好歹也還是一個女子,王爺又不在身邊。這日日刺客臨門被驚嚇了又怎么樣?”

    鳳之遙摸了下鼻子,恭敬地道:“沒,王妃受驚過度,玉體違和!

    葉璃輕哼一聲道:“很好,這幾日就讓他們高興一下吧。本妃受驚了誰也不見,就這樣!

    墨總管猶豫了一下問道:“若是宮里召見……”

    葉璃笑道:“病體沉重,不能進宮。宮里派來的御醫和賞賜盡管收進來就是。別的什么都別答應!

    “老奴明白了!蹦偣茳c頭道。

    遣退了眾人,葉璃獨自一人離開書房往臥室走去,抬頭忘了一眼將近圓滿的月色,有些擔憂的嘆了口氣,回頭對著黑暗中的某處道:“你跟著我做什么?”

    黑暗中傳來墨華有些僵硬的聲音,“王爺說過要保護王妃的安危!

    葉璃淡淡一笑,不再理會他轉身回房去了。等她遠去了墨華才走出暗影將自己暴露在月光下。眼底還帶著明顯的惱怒和挫敗。他居然連隱藏能力都不如王妃么?

    ------題外話------

    呼呼,正在賓館里用電腦碼字,讓親們久等了~<&:bold; color:#ff0000”>請牢記本站域名:g.</font>

    e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