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林城木森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告白長信最新章節!

    3、

    安辰睡覺前喜歡玩玩具,陳期睡覺前喜歡聽故事書,所以每晚洗漱過后選好故事書,林媽媽都會先把安辰的玩具拿上床,半小時過后再來講故事。

    只是大多數時候,兩個孩子玩著玩著就都睡著了,十次中最多不過兩三次仍舊清醒著。

    只是今天看來,安辰可能是真的睡死了,期期倒是有可能是裝的。

    不過為什么呢。

    林媽媽撿起掉在一旁的故事書:“你不喜歡這本書嗎?”

    自然不是,剛剛自己進門前期期還在捧著看,果然,懷里的小孩沒有應答。

    “那是覺得阿姨講的不好嗎?”

    “不是!标惼诩泵Τ蹲∷男渥,“阿姨講得很好!

    林媽媽耐心的看著她,等待她慢慢組織語言表達情緒。

    陳期躲閃了一下,費力的開口:“安辰已經睡了,林阿姨就不用再給我講故事了!

    這是陳期能想到的最接近的解釋,雖然好像并沒有說明白自己的想法,于是她又補上一句。

    “我自己能睡著,真的!

    自己媽媽無數次囑咐過,要聽話,要懂事,不能給別人添麻煩,要當個好孩子。

    林媽媽看著懷里這個才四歲大的小娃娃,緩緩嘆了口氣。

    她在幼兒園當老師當了快十年,什么樣的孩子都見過,調皮搗蛋欺負女同學,隔三差五就被叫家長的,陸虎一樣沒心沒肺就知道跟著安辰瘋跑的,自家兒子這種鬼機靈人小主意大的,還有隔壁那對雙胞胎姐妹,幼兒園的女孩無非像是她們那樣,一種是妹妹那樣有點嬌慣但是討人喜的,一種是像姐姐那樣安靜聽話的。

    但卻沒有期期這種“懂事”的。

    不是其他小孩子被父母教育學會說“謝謝”“再見”的懂事,而是超越了這個年齡的規矩和敏感,比聽話更高一層的省心——我不用麻煩任何人,我不需要老師家長操心,我自己都能處理好。

    林媽媽不知道,期期這種小心翼翼去思考別人感受的習慣,是不是來源于總是要住在自己家里的拘謹。

    雖然自己總是和她說把這里當做自己家一樣,期期也一直表現的順從適應,可是這里終究不是她自己的家。

    小孩子也許比大人更加敏感多思。

    就像怕自己擔心所以忍著不舒服也沒有告訴自己不喝牛奶的事情,就像怕麻煩自己所以明明很喜歡聽故事卻要裝作睡著的樣子。

    懂事的讓人心疼。

    林媽媽把陳期扶下躺好,翻開她剛剛在看的《安徒生童話》。

    “上次講的《小意達的花兒》還沒有講完!标惼谳p聲提醒。

    “好!

    夏末的深夜還是有些涼的,林媽媽把被子給她掖好,一旁已經在做夢的安辰轱轆一翻身抱住了陳期的胳膊。

    陳期和林媽媽發出無聲的大笑。

    “閉上眼睛!绷謰寢尩穆曇艉軠厝岷軠厝,就像這個家一樣溫柔,“小意達睡得房間很靜......”

    城郊的夜晚更安靜些,穿堂風從正門上的窗戶中鉆進來,在客廳兜逛一圈再從廚房鉆出去,連帶著兩個臥室也迅速降下暑熱。小意達的故事講完了,陳期的臉埋在枕頭里,胸脯平靜的上下起伏,一旁的安辰要不安分許多,一會兒抬起手不知道在抓什么,一會兒把腿從被子里伸出來。

    從出生就在一起的兩個孩子,以后還有大把的時光可以在一起的兩個孩子。

    想到未來年歲中的彼此幫扶和陪伴,林媽媽輕輕彎下眉毛,而想起陳期父母的忙碌,又不免有些擔心。

    時光日復一日的向前,長大不過是幾個轉眼之間,這個自己當親生女兒一樣疼愛的期期,究竟會成長成什么模樣。

    她用最輕柔的動作撫摸著期期柔順的長發,像是看到了小時候同樣等不來父母的自己。

    干嘛對鄰居家的孩子這么好呢,丈夫也不是沒有這樣問過。

    家里到處都是給期期準備的生活用品,每次幫忙照顧總是做滿一桌子期期愛吃的飯菜,無論是什么節日都會給期期準備一份禮物,用心程度甚至超過了對自己的親兒子安辰,拜托幼兒園園長安排期期和辰辰一個班,每天上學都要叮囑自己的兒子照顧好她。

    “不知道的,以為咱們兩家定了娃娃親呢!闭煞蛞部偸情_玩笑的這樣說。

    一直生活在美滿家庭中的丈夫當然不會懂,年少時期父母的陪伴對孩子來說有多么重要。

    她坐在期期床頭前,想起從自己小時候從自己出生就在吵架鬧離婚的父母,自己的大部分童年時光,不是在爺爺家就是在姥姥家,和自己最親的一男一女偶爾出現,提著她一點也不喜歡的零食玩具,像兩個陌生人。

    “別人都有爸爸媽媽,我的爸爸媽媽呢!彼r候沒有陳期這樣好說話,總是一遍又一遍追問家里的長輩。

    爺爺有的時候被惹煩了,就朝她不耐煩的擺手:“死啦,早都死啦!

    小孩子是沒辦法辨別大人口中的真假的,爺爺那些不耐煩的敷衍在她眼里都成了十足十的真相,于是經常被嚇得大哭。

    每次期期住在她家,她都提著一顆心,擔心期期問自己——“我的爸爸媽媽呢,他們為什么不來接我回家!

    她要怎樣給一個小孩解釋大人的忙碌,怎樣措辭才能不讓小孩擔心爸爸媽媽不要自己了。

    她一直懸著心擔心了好久。

    還好,期期什么都沒有問。

    夜色如水,孩子的呼吸如平緩的浪。

    安辰沒完沒了的為什么。

    陳期好多事情的不明白。

    林媽媽猜不到的,兩個孩子長大后的未來。

    都會在一夜又一夜前行中,得到一個最終答案。

    人生啊,就像一本書,今天講不完的故事明天還可以接著講,而他們不過剛翻開最初的幾頁,他們還有大把的時間。

    而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只是好好地睡一場。

    時光漫長,林媽媽第四次掖緊了被子。

    4、

    在幼兒園的日子好像每天都一樣,除了星期五。

    星期五的晚飯是蝦仁炒油菜,陳期最討厭吃的油菜。

    吃飯的時候小朋友是不需要按照排好的座位表就坐的,于是手工課剛一結束,安辰就扯著陸虎和自己的小板凳坐到了倒數一二排,然后把自己的手工書擺在倒數第三排的位置上。

    這是他快小學畢業的姐姐教他的——占座位要從娃娃抓起。

    陳期最喜歡手工課,今天手工課的內容是小朋友根據老師教的方法用卡紙做一只小動物,可以選擇小兔子、小狗,或是小烏龜。

    陳期糾結了一會兒選了小兔子,安辰無所謂的決定做只小狗,陸虎則拿了最難的小烏龜。

    安辰一直惦記著晚飯占座位的事情,一整節課都心不在焉,裁形狀用的卡紙剪壞了四張,每次都要做出“老師我不是故意的”的樣子和小穆老師要新的卡紙。

    陸虎沒他那么不專心,但是用盡全力也只做出個四不像。

    陳期拿著自己精致的小兔子搬著椅子進門時,正看到安辰和陸虎兩個人在嘲笑彼此的手工作業。

    “這是什么!彼钢渤降摹肮贰。

    一旁的陸虎迅速接話,笑的非?鋸,頭上豎起的幾根頭發左搖右晃:“這是怪獸!”

    “那這個呢?”陳期皺著眉頭指了指陸虎面前的球體。

    “這是烏龜王八蛋!”安辰抱著胳膊,居高臨下的瞪著陸虎,從小到大,他最喜歡欺負陸虎。

    反正陸虎說不過他,最多是一句非常沒有殺傷力的——“你才是烏龜王八蛋!

    自從有記憶起他們三個就在一起玩,陸虎家和其他小朋友家有點不一樣,陸虎家只有爺爺奶奶,沒有爸爸媽媽,雖然陳期的爸爸媽媽也經常不在家,但是安辰知道的,這不一樣。

    若他在大一些,詞匯量更豐富一些,就能知道“離婚”和“百家飯”這兩個聽起來便帶著悲苦的詞語。

    城郊那幾個相連的小院不過住著十幾戶人家,陸虎的爺爺奶奶身體不好,兩個老人家吃的清淡簡單,所以從小陸虎一到飯點就東逛逛西看看,嘗遍了每家每戶的飯菜,現在常去的只剩下安辰和陳期兩家。

    “你們倆的媽媽做飯最好吃!标懟⒃洆u頭晃腦的對安辰說。

    他還太小,又是個大大咧咧的男孩,所以他絲毫不覺得這句話是多么凄涼的一句話,那些街頭巷角聚在一起拉扯家長里短的婆婆阿姨見到他總要嘆口氣。但他活的簡單,對什么都無所謂,他只在乎今天安辰家或是陳期家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雖然陳期總是跟著安辰,安辰又總是和他打架。

    陳期把菜里的蝦仁挑出來,趁著老師不注意快速轉身把塞滿了油菜的碗塞給身后的安辰。

    安辰扒拉出一半油菜放進自己的盤子里,垂著腦袋瞄了幾眼,反手把另一半遞給陸虎。

    是他媽媽教的,要照顧好期期,所以他一定沒錯。

    他接過空碗準備喊陳期時,小穆老師剛好回頭,他正在心里念叨著“完蛋了完蛋了”,就聽見身后陸虎發出一聲巨大的咳嗽。

    趁著老師的注意力被吸引,他立刻把碗塞進陳期的手里,一轉身登著椅子站起來攙扶起身后拼命咳嗽的陸虎。

    一套動作行云流水,連留給陸虎的反應時間都沒有。

    “老師!陸虎要喝水!”

    很多年后他們兩個上了高中,高中封閉式魔鬼軍訓的晚上,熄燈后其他舍友都上床了,只有陸虎還在磨蹭。

    檢查紀律的老師突然出現在門上的小窗前,陸虎立刻扔掉手里的水盆推倒下鋪的安辰,給驚慌的安辰蓋上被子的同時立刻撲倒在他的床上,就像今天安辰的動作一樣行云流水。

    “你是幾班的!大晚上不睡覺干嘛呢!”值班老師仿佛吃了喇叭,嗓門震天響。

    安辰正在換睡衣,被陸虎一個猛撲嚇得瞪直了眼,因為沒穿衣服只好憋屈的往被子里縮了縮,陸虎極其淡定的把手背放到安辰額頭上,一臉誠懇地向老師解釋。

    “老師,我們班長好像發燒了,我看看他!

    那天被按在床上的安辰,滿腦子想的都是幼兒園的乾坤大挪移。

    聽到小四班的動靜,剛巧路過安辰班的林媽媽探頭看,正好撞見這個混亂的場面。

    陸虎一張小臉因為咳嗽憋得通紅,桌上還有打翻的半碗菜,自己兒子正在熱心腸的攙著他,只是無論怎樣看都感覺鬼頭鬼腦的,前面緊挨著的期期倒仍舊是規矩的樣子,正低著頭悶不做聲的吃飯,在一群看熱鬧的小孩中顯得格外突出。

    小穆老師忙著維持紀律,她連忙進去幫兒子安撫陸虎。

    順了順氣,又喝了兩杯水,安辰一邊大喊著我幫你一邊猛力垂陸虎的后背,一副心懷鬼胎的樣子。

    小孩子的毛病來得快去的也快,不過兩分鐘陸虎就活蹦路跳的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反正是和自己兒子越混越皮實,林媽媽實在是搞不懂。

    見陸虎扶著胸口安靜下來,她收拾好桌子上的殘局,又去給陸虎盛了一碗蝦仁炒油菜。

    她同樣搞不明白為什么一碗菜讓安辰連帶著陳期都笑的那樣開心。

    期期藏在桌子下面的手端著一只空碗,瞇著眼睛偷看陸虎,轉頭時和安辰的笑眼對上,變成兩彎月牙。

    都說小孩子最愛長身體,可是這兩年陸虎雖然每天都吃的肚兒圓圓,還是比自己和安辰矮了小半頭,好像還是那個第一次見面被安辰攬著肩膀,身上臉上都臟兮兮的小男孩。

    明明一樣大卻很有哥哥風范的安辰摟著他的脖子對陳期說:“期期,他叫陸虎!

    只是被安辰從床上扯起來還在犯困的期期并不給面子,她懵懵的看了好久才開口回應,撐著小腦袋瓜十二萬分認真和費力的問。

    “你叫......糖葫蘆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