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家到了!

作者:心遲未晚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usyyon.live ,最快更新殺機將至最新章節!

    這邊正說著話,那邊辛晚三人就到了營地。

    莫語鋒也顧不上萬山柱的信到底怎么回事了,走到辛晚身邊就問她:“看出什么了?”

    辛晚搖頭看向天眼。

    天眼沉著聲說:“什么都沒有。”

    莫語鋒眼角撇到江圣。

    在幽白的月光下,雖然看不真切,可還是能察覺到江圣的緊張,能看清他發白的臉色。

    天眼看著圍了一圈的人說:“該休息的休息,該守夜的守夜,等天亮再說。”

    其他人都回了帳篷,莫語鋒和辛晚繼續守夜。

    等營地里又安靜下來,莫語鋒碰了碰辛晚的胳膊:“你們是不是有發現?”

    辛晚剛想回他,天眼就拉開了帳篷走了出來。

    莫語鋒一看就知道天眼有話要說,忙給他讓了位置。

    天眼坐下后,下巴朝莫語鋒揚了揚,對辛晚說:“你是打定主意要讓他知道了?”

    辛晚低著頭想了想,回天眼:“這事兒只能告訴他其中原委,才能說的清楚明白。您既然勉強收了江圣,那也把他收了吧,就當多個徒弟孝敬您了。”

    莫語鋒聽得云里霧里的。

    什么就多收一個徒弟?

    江圣什么時候拜師到天眼門下了?

    辛晚說完之后也不跟莫語鋒解釋,只等著天眼的決定。

    其實她說了之后,心里也打鼓,不知道天眼會不會答應收莫語鋒為徒。

    一開始讓江圣看到“開天眼”是迫不得已,必須得有個氣血旺盛,陽氣罡正的人來壓古鈴陣眼。

    天眼雖然沒反對,可對江圣的不聞不問也表明了態度。

    丫就是一掛名徒弟,天眼根本不會教他本事。

    現在又要塞個莫語鋒進來,辛晚擔心他會直接拒絕。

    要說天眼的本事,別說辛晚和月亮,就連辛老太爺當初都只說了一句:“深不可測。”

    而天眼的真實身份,姓甚名誰,師出何處,更是無人知曉。

    辛晚正忐忑著,天眼開口了:“在小溪邊,沒聽到鈴語。”

    莫語鋒茫然:“鈴語是什么?”

    辛晚見天眼沒拒絕收莫語鋒為徒,就大概給他說了一下。

    莫語鋒聽完后問天眼:“天叔,你說沒鈴語,意思是古鈴沒被撞響,這附近沒有.....”

    天眼知道他的意思,接著他的話說:“人死后,都有一股「念」。

    有些人壽終就寢或了無牽掛,「念」就微不可察,等同于沒有,最后漸漸消散。

    而有些枉死或心有不甘的「念」,就會長久徘徊于世間。執念不解,它們就不會消散。”

    莫語鋒徹底聽明白了:“所以,古鈴陣開,天眼啟。應該會有「念」撞響風鈴。

    如果五年前萬山村被埋,那么撞響風鈴的「念」就不止一道,應該有很多才對。可這次您開啟了天眼,連一道鈴語都沒有。”

    天眼點頭:“對!”

    莫語鋒又問他:“古鈴陣有距離范圍的限制嗎?是不是離萬山村太遠了?”

    天眼很肯定的告訴他:“跟距離無關。天眼開啟后,不可能一道鈴語都沒有。除非這座山里一個人都沒死過。”

    一個人都沒死過!

    那根本不可能。先不說萬山村是不是真的被埋了,沒逃出來人。就是世代住在這里的山民,也肯定有生老病死的。

    .........

    三人守到日升月落,就叫醒了還在睡得三人。

    帳篷上的剪影、逆流而上的溪水、沒被撞響的古鈴,都讓莫語鋒惴惴不安。

    不管萬山柱爺爺手里的畫像是不是自己的親人,莫語鋒都決定不再去探究了。

    拔營后,莫語鋒又去了一趟小溪邊。

    如他所料,溪水又變成了順流而下。

    莫語鋒肯定,他們看到的異象,只會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出現。到了白天,三萬山又恢復了正常。

    得知要返程,萬山柱急了。

    他跑去問莫語鋒:“怎么就返程了?不去三萬村了?我....我想親眼看看,是不是真被埋了!”

    莫語鋒沒辦法解釋,只能敷衍他:“這次先回去,以后再來。”

    萬山柱急的直嚷嚷:“以后?以后是什么時候?”

    莫語鋒不想理他,側身躲開他就要往山下走。

    萬山柱沒得到答案,見他們真的往回走,紅著眼眶吼道:“你們不去,我自己去!我阿媽去年還給我寄了信!我不信他們都死了!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回去給他們收尸!”

    莫語鋒真是氣得肝兒疼。

    他轉過身指著萬山柱的鼻子就罵:“有些事情我沒辦法跟你解釋。你要回去,那你就去!你要去送死,我不攔著!”

    萬山柱被他罵懵了!

    回去看看被埋的村子,怎么就變成送死了?

    江圣看著氣氛不對,一邊給萬山柱使眼色一邊勸他:“又不是說再不來了!今天先下山,下山后再說。”

    江圣說完,就拽著萬山柱往山下走。

    莫語鋒壓著心里堵著的那口氣,快步走到兩人前面開路。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

    這三萬山真的是上山難,下山更難。

    而且莫語鋒覺得,手里的定位儀出了問題。

    照理說,按照地圖還有定位儀的準確定標,他們又是原路返回,不太可能出現走錯路的情況。

    可幾次他都發現走錯了方向。如果不是辛晚在樹上做了刻痕標記,他們肯定又繞回去了。

    眼看著天色就要暗下來了,莫語鋒心里越來越著急。

    索性收起了定位儀,順著辛晚的標記走。

    原本以他們的速度,在天黑之前一定能趕回西河鎮。

    可越走,情況就越不對。

    就好像他們怎么都走不出這片山林,一直在這片區域里打轉。

    就連一直抱怨著怎么還看不見山腳的江圣,最后都不吱聲了。

    .........

    這一走,就徹底走到了天黑。

    辛晚打著強光手電看完一顆樹后對莫語鋒說:“還是沒有標記。”

    一個小時前,他們就徹底找不到之前辛晚做過標記的樹了。

    莫語鋒再拿出定位儀去看的時候,定位儀顯示他們的位置還是在幾小時前的地方。

    他嘆口氣,準備先停下休息。

    照這樣硬走下去,只能白白浪費體力。

    莫語鋒還沒開口,就聽月亮欣喜的說:“快看哪兒!有燈火,是不是快到西河鎮了!”

    眾人都順著月亮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莫語鋒覺得這鎮子不像西河鎮啊!沒看見過西河鎮外還掛著面彩布啊!

    萬山柱看見那面掛在長木桿上的彩布,又是激動又是驚愕的說:“三萬村!這是三萬村!我家到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