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喜歡風的貓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超級黑科帝國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快穿之花式逆襲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戀上你看書網 www.usyyon.live ,最快更新快穿夢魘最新章節!

    顧城不說話了,他抬眼就這么靜靜地看著孟衍。一雙本就漂亮多情的眼睛里仿佛含著千言萬語,欲語還休。孟衍被看的渾身不自在,僵硬的轉過頭去,“今晚吃什么?”

    顧城有些失望,隨后揚起語調:“餃子。”

    孟衍雖然不會做飯,不過刀工一流。兩個人齊心協力,很快一大盤的牛肉餃子就做好了。

    孟衍咬著嘴里的牛肉餡兒餃子,不合時宜的想到了仙界有一種和牛類似的靈獸,肉質嫩滑勁道。頓時決定等回去了一定要找個廚子過來給她好好的來一場全牛宴。

    至于廚子的人選么......

    孟衍的眼神不自覺的溜到了旁邊正在蘸醋的某人。

    孟衍:“對啦。你說你之前夢到過前世,那你都記得嗎?”

    顧城:“阿衍想問哪些方面?”

    孟衍:“......?”這有什么區別?

    顧城吃完一口餃子,才眼神亮晶晶的看向孟衍:“和阿衍有關的我都記得!”

    孟衍總覺得這話里有話,但一時間想不到哪里不對,傻乎乎的就問了出來:“全記得?”

    顧城嘴角微楊,明明應該是很漂亮的笑容,偏偏又帶了絲邪氣,有些壞壞的感覺,孟衍覺得自己問錯話了,想阻止這貨,但明顯來不及了,“比如和阿衍的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約會、第一次接吻,第一次牽手......”

    孟衍的臉隨著這家伙的話逐漸升溫,眼看著就要熟了。她幾乎是撲了過去,死死地捂住了某個口無遮攔的人,“不用說了。”

    顧城在孟衍死亡視線下遺憾地閉上了嘴。

    孟衍放下手,又狠狠地瞪了瞪顧城一眼才坐了回去。

    “我是想問,你除了記得這些以外還記得什么嗎?”

    顧城享受了一下心上人的投懷送抱,現在正美得不行,好說話的很,“阿衍是問?”

    孟衍瞇了瞇眼,一臉好奇:“比如逍遙?”

    顧城的笑容一頓,“這個記得呀。”

    孟衍:“這個名字有什么來歷嗎?”

    顧城:“有的呀。”

    孟衍:“什么?”

    顧城“因為我們希望阿衍可以一世逍遙。”

    孟衍:“你們?”

    顧城點點頭:“就是我們。”

    孟衍:“除了你還有誰?”

    顧城:“不就是上一個顧城。”說話的語氣有些酸酸的,孟衍嚴重懷疑自己感覺出錯了。不都是他,有什么好酸的。

    大概是孟衍的表情太明顯,顧城撇撇嘴,滿臉的不高興:“他是他,我是我。”

    孟衍:“你不是說那是你前世?”

    顧城:“那也不行!”

    孟衍簡直服了他,居然連自己的醋都吃,真是霸道的沒邊了。

    孟衍更好奇這家伙的真身了,得多奇葩的人啊!

    顧城很不高興,一想到夢里面的那些情景,他就高興不起來。自己又怎么樣?他們是不一樣的!

    顧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湊近了孟衍:“你喜歡誰?”

    孟衍還在推理顧城的真實身份,猛地聽到他的聲音,有些沒反應過來,茫然的問:“什么喜歡誰?”

    顧城更生氣了,難道他長得這么沒吸引力?阿衍在面前都能走神!

    想到這里,嘴角頓時繃直了,眼神死死的盯著孟衍,不放過任何一絲變化,“我們三個,你最喜歡誰?”是不是第一個?

    顧城想到夢里的第一世,阿衍明明每次都對那家伙特別溫柔,一點都不像現在,恨不得立刻把他仍出門去。

    孟衍腦袋轉了轉才明白他問的是什么,白眼一翻:“都不喜歡!”

    顧城:“是第一個?”

    孟衍聞言頓時想到了初見時的驚艷,嘴角不自覺的抿了個笑,“是又怎么樣?”

    顧城,顧城頓時感覺自己要爆炸了,有一團火在身體里,四處亂竄,要把他整個人都燒起來,臉色發綠。他眼神危險的盯著孟衍嘴角的笑容,突然冷哼一聲,端著餃子轉身走了......走了?!

    孟衍看著空空如也的桌面,嘴角狂抽。

    要不要這么生氣?

    生氣就生氣,為什么要端走她的餃子?

    當天晚上,顧城真沒有再搭理她。

    孟衍:......

    還好,下午零食吃多了,一頓不吃也沒事。

    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孟衍看了看坐在客廳里狀似在認真看電視的顧某人,嘆了口氣,回房洗澡睡覺了。

    聽到關門聲,顧城的臉色更黑了,看著電視上剛剛求婚成功,情不自禁擁吻在一起的男女主角,心里更不爽了!

    等孟衍從浴室里出來,就看到委屈的抱著她的枕頭,盤腿坐在她床上的顧寶寶。

    別說,這家伙側臉在燈光的照射下,散發著柔和的光,比白天的時候還要秀色可餐。

    孟衍的嘴角泄出一絲笑意,走上前,扯了扯他懷里的枕頭,“不是不理我了?”

    顧城聞言頓時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聲就將頭撇向一旁,整個人明晃晃的寫著四個字:“快來哄我!”

    孟衍想起了前前世偶然看過的一本書,《戀愛這件小事》,聲音就溫柔了下來:“城城,不要生氣了。雖然你生氣的樣子也很好看,但我更喜歡你微笑的樣子。”

    說著,眼神期待的看向顧城。

    顧城臉色更臭了,城城?呵!果然!

    孟衍被顧城的反應弄的一頭霧水,那本書上明明說這樣對方就算不會立刻不再生氣,也不會再臭著臉了。這是什么情況?她哪說錯了?這人怎么好像更生氣了?

    “城城?”

    顧城干脆被子一卷,一副我不聽我不聽的樣子。

    孟衍滿臉黑線的看著床上的蛋糕卷,不是,這是我的床、我的被子!

    走上前,試圖把自己的被子搶救,不,是把某人挖出來,免得他被悶壞了。

    “城,你這樣會悶壞的,里面空氣不好。”她耐著性子,聲音越發溫柔。

    “悶死我算了!”顧城的聲音隔著被子傳出來,“反正沒人心疼!”說到最后真的是隔著被子都能感覺到那股濃濃的委屈感。

    孟衍:......她到底做錯了什么?

    “城城?你怎么樣才能不生氣了?”孟衍想破腦袋都不知道他到底生什么氣,不就是開個玩笑,要不要這樣?

    面前的蛋糕卷動了動,半響,里面才傳出一句:“我說什么你都答應嗎?”

    孟衍:“答應。”先哄好這個巨型寶寶再說。

    蛋糕卷又動了動,“那我們訂婚。”

    孟衍嘴角一抽:“我們還小。”

    蛋糕卷:“你剛剛才說什么都答應的!”

    孟衍:......

    “你先問問你家人再說。”孟衍在心里安慰自己,這不是妥協,只是為了誘敵深入。這叫放長線釣大魚,等她查出來這家伙的真實身份,一定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顧城:“他們會同意的。”

    孟衍心想哪家父母這么缺心眼能同意自己兒子早戀的,不過她不會說出來的,不然這家伙又鬧怎么辦?

    “我答應了,你可以出來了?”

    顧城:“還有一個條件。”

    孟衍覺得這貨有點得寸進尺,突然想到了那句話,為什么花是紅的。她覺得待會可以給顧城現場表演一個。

    顧城大約是感覺到了危險,忙出聲:“最后一個!”

    孟衍瞇著眼,用最后的耐心吐出一個字:“說。”

    顧城:“不準叫我城城!”

    孟衍有些無語,她總算明白這家伙再鬧什么了。但前前世的時候,明明他很喜歡她這么叫他的啊!只能說,男人果然都是善變的。前面喜歡,現在就討厭上了。

    孟衍:“行,那我就叫你名字了。”

    顧城:“不行。”他記得第二世的時候她就是這么叫那家伙的。

    孟衍:“......那你要我怎么叫?”

    蛋糕卷突然滾了一圈,隨后一道有些羞澀的聲音傳了出來:“......城寶。”

    孟衍:......她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什么?”她覺得她剛剛一定是聽錯了。

    蛋糕卷抖了抖,“城寶!你以后要叫我城寶,只能這么叫我,其他人都不行。”這次的聲音大了很多。

    孟衍:......叫不出來。

    她眼神復雜的看著面前的蛋糕卷,對比一下前兩世,她覺得她需要靜靜。

    顧城等了很久都等不到孟衍的聲音,頓時不滿地動了動:“你是不是又不想答應?”

    孟衍很想說是,但是她這幾年的生物鐘特別準時,現在好困,好想她的床。最終,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后,她還是拋棄了自己的羞恥心,選擇了床。

    “......城寶。”聲音幾不可聞。

    但顧城的耳朵太好了,聞言在杯子里滿足的彎了彎眼睛,然而得寸進尺說的就是他這樣的。“沒聽見。”

    孟衍:......這家伙一定聽見了!怎么辦,好想揍人!

    “城寶!”孟衍閉著眼睛喊出了聲。

    顧城滿意的從被子里伸出頭來,甜膩膩地笑了:“阿衍真好。”

    孟衍耐心告罄,一把將被子從某人身上扯下來,“趕緊滾!”

    顧城也知道要見好就收,一骨碌爬起來,“好的,阿衍!晚安,阿衍!”

    第二天一早顧城就爬了起來,昨晚他興奮的一晚沒睡。一想到他不但有了專屬稱號,阿衍還答應了訂婚,他就高興的恨不得去外面跑十圈!

    等孟衍頂著兩只黑眼圈醒來的時候,就看到某個人神采奕奕的一邊哼著歌,一邊煎蛋。

    她瞇著眼看了看顧城的眼下,手有些癢。

    有了股權的加持和校長的公開表態,孟衍很順利的進入了清水的管理層,并以學生會會長的身份正式在升旗儀式上亮相。

    學生們對于新上臺的學生會長大多有些不以為然,他們又不用正經的學習,學生會長是誰有什么關系。不過這身份以往不都是看家世的嗎?

    這個孟衍不是孤兒嗎?

    托杜蔓的福,孟衍的孤兒身份早就人盡皆知。對此清水的這些學生是不屑的,他們這樣的家世,一般人都看不上,何況是個沒父沒母的孤兒?

    但很快孟衍就讓他們知道了什么叫噩夢。

    她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居然讓學校同意弄一場為期一個月的封閉式軍訓。

    軍訓?

    開玩笑呢!

    他們學校什么時候搞過這個?

    本來他們以為這種事自家父母是不會同意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他們那些平時舍不得他們磕一下的父母居然同意了?!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么?

    溫柔是初一的新生,身體從小就嬌弱,平時父母恨不得路都不讓她多走,這次居然要求她必須參加學校的軍訓活動。

    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的父母不是中邪了吧?

    溫柔滿臉的委屈:“我不要參加軍訓,那么累,還很曬,黑了怎么辦?”

    一向對她言聽必從的父親這次卻沒有改口:“聽話,到時候多帶一點防曬霜。”

    溫柔一噎,“......太累了,我受不了!”

    溫父:“多鍛煉,習慣就好了。”

    溫柔:......

    溫柔見這樣不管用,干脆用出終極絕招,眼淚刷的就下來了,“我不去.....”

    這次不等溫父開口,溫母就一臉心疼的抱住了溫柔,溫柔心下一喜,但還沒等她笑出來,就聽溫母說:“乖寶聽話,回來給你買最新版的洋娃娃。”

    溫柔:......

    最終溫柔還是被打包送到了學校。

    同樣的一幕,也在其他家庭上演。

    周一校長站在樓上看著下面的操場,上面擠著滿滿的人頭,眼里都是不敢相信。

    什么時候,這些家長這么好說話了?

    他仍不住扭頭問旁邊的宋主任:“我是不是眼花了?”

    宋主任:“......沒有,我也看見了。”他也有點懵,當時孟衍提出要搞軍訓的時候,他第一反應就是肯定會失敗。當了這么久的教導主任,他太了解那幫家長了,肯定舍不得自家的孩子這么受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真的成功了。

    清水中學最近出了一件大事。

    整整一個月,清水中學封校了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里清水沒有上一堂課,所有的學生都不見了。這樣稀奇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全城。所有人都在猜測清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有人猜是有學生在學校出了事,有人猜清水是倒閉了,各種傳言紛紛揚揚,越傳越不靠譜。

    有好事的人去清水的家長們那打聽,結果聽說是清水再弄軍訓,頓時嗤笑一聲。這理由比死人了還不靠譜。就清水那幫嬌生慣養的富家子,能受得了那苦?騙鬼呢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