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風凌月的算計

作者:公孫筱依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鬼妃不好惹最新章節!

    墨景軒眉毛緊皺,不就是擔心她嘛,怎么一句話沒說好,便成了這個樣子。

    趕緊搬過她的身子,低聲下氣的失了剛剛的氣勢,道:“你誤會了!不是像你想的那樣,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知己知彼,你在大殿前魯莽,我為你擔心而已!”

    “我的男人我就只能自己觸碰,她算什么東西,竟然大庭廣眾之下就敢勾引我的人,若是這樣肆無忌憚的公然叫板我都無動于衷,那我還能安穩的坐定這個王妃的位置,還不如早早讓賢算了!

    “那我是你的男人,現在已經是你的專屬,誰也不能肖想,我隨意讓你勾引好吧!”

    “你走開!我還在生氣呢?我天生就是善妒,又沒有和你商量,妨礙了王爺你和別的女人接觸……!”

    墨景軒聽了,扶額無奈的趕緊獻殷勤道:“娘子!我錯了!我錯了!不該提起比試的那件事。你怎樣消氣才算原諒我呀?”

    風凌雪知道他是擔心自己,才這樣提及此事,但是自己也不是軟柿子隨人拿捏。

    自己假裝生氣只是為了讓他知道,自己也不是軟弱可欺之人,雖然自己有他寵溺和照顧,但是自己也不是一個躲在他羽翼之下的小鳥而已。

    沉默了一會,墨景軒以為她還沒有氣過,剛想開口,卻聽她開口說道:“若是誠心打算認錯,那么就……晚上給娘子洗腳賠罪!”

    墨景軒聽了心花怒放,嘴角立馬噙著笑意道:“好勒!娘子大人遵命!別說洗腳,就算是全身按摩,為夫也愿意!”

    說完,伸手便搭在她的肩頭,為她拿捏,風凌雪也不矯情,享受著他這特別的服務,可是拿捏拿捏,他的大手便下滑到她的敏感地帶。

    她忽然臉色一紅,想起了剛剛宴會之前他的大膽舉動,忽然訓斥道:“墨景軒!你這人怎么臉皮這樣厚,在大殿上你就……!現在你犯**病了?是不是不想好好回去了?”

    墨景軒厚臉皮道:“娘子!這一路坐車枯燥乏味,咱們兩個增加點樂趣不好嗎?再說了又沒有旁人在場,為夫這不就是為了求取原諒,在為娘子洗腳做準備嗎?”

    “你……你胡攪蠻纏?”風凌雪放低了語氣,生怕在外面騎馬的蕭烈和其他人聽見。

    墨景軒厚臉皮的仗著她害羞的心理,更是膽大的肆意橫行,讓風凌雪坐在馬車上羞愧難當,有不敢開口,害的她無計可施之下,伸腳便想再給他一個猝不及防。

    第一次沒有防備,墨景軒便中招,還遭到手下們的笑話,有了上次經驗,他手疾眼快,伸出大手便把她的秀腳抓住,一下子壓制在自己的身下,大手一摟,便把她抱在懷里。

    風凌雪惱羞成怒,壓低聲音對他怒道:“你想怎樣?咱們下去打一場?”

    “外面秋風瑟瑟,還是媽車里溫暖如春,如今美人在懷,傻子才出去較量!”

    “你放開!把手拿開……哎呀……!”

    風凌雪雖然聲音不大,但是身邊的人都是武功高強,稍稍留意便知道王爺又在耍無賴,但是這也是夫妻之間的一種情趣,聽了也可以當做聽不見。

    風凌雪被墨景軒禁錮在懷里,肆意的橫行,漸漸的把她撩撥的只有輕喘聲,二人爭吵和胡鬧聲漸漸被墨景軒的熱吻淹沒。

    次日一早,宮里便傳出消息,烏騅國的公主被收入后宮,不知道使了什么媚術,竟然讓皇上直接越級,封了雅夫人。

    風凌雪笑了笑,看著躺在身邊的男人,調侃道:“幸虧是昨日拼死一戰,不然今天哭的就是我了!那個雅夫人看似簡單,剛來就讓皇上和太子起了嫌隙,居心不良!”

    “看樣子昨日為夫還是沒有盡力,讓你一大早又提起此事!你就那么在意那個公主會使用媚術?”

    風凌雪聽了,回頭怒瞪他一眼,道:“不是在意她會不會媚術,是在意你這個男人被她勾走!”

    墨景軒大手一撈,會心的笑道:“我現在的魂就被眼前的狐貍精給勾走了!你說該怎么辦吧!”

    風凌雪伸手拍他的大手,道:“一大早就鬧!我很累啦!”

    “沒看出來,還有心思關心別人,就說明為夫沒有努力,今日早朝取消了,剛好還早,咱們繼續運動!”

    說完墨景軒伸手把被子一捂,二人又在床上折騰起來,三下兩下,風凌雪便被他磨的五迷三道,漸漸的呼吸急促。

    瞬間,清冽的男性氣息充斥著她的鼻尖,她渾身一僵,下意識地伸出手想推開他。

    昨晚那股子曖昧片段又涌了上來,風凌雪有些抵觸,想要用力掙扎幾下,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他都一動不動,她有點為他身體擔心,但是她的腰身反而被用力攬住,兩人的呼吸交織在了一起,讓她瞬間又迷失了自己。

    太子府,宴會散去,太子墨景安便和側妃風凌月一起乘著馬車,一路上二人無話可說。

    回到太子府,風凌月追逐至書房,終于忍不住自己的委屈,但還是安慰道:“太子爺!別生氣了!不就是區區的烏騅小國的公主嗎?”

    墨景安走進房間便一屁股坐在桌前,看著眼前的風凌月,怒道:“你知道什么?還不就是一個區區小國?怎么著也比相府大吧!”

    風凌月本來就是委屈求全的來安慰沒想到卻換來他這樣的鄙夷,心里越想越煩,越煩心越亂,語氣便不再溫柔。

    “現在不是我阻攔你的勢力,是父皇喜歡那個女人,你現在嫌棄相府的勢力了,當初怎么和我們未雨綢繆的?”

    “說這些是為了給我添堵嗎?沒看見我煩著呢嗎?”

    “你煩?你當初是怎么承諾我的,怎么承諾我爹的,現在你嫌我煩嗎?”

    風凌月對他娶烏騅公主一事本就心有不甘,如今正和自己心意,想著太子心里難過,本想安慰幾句沒想到卻換來了這樣的埋怨。

    “當初是當初!再說了現在的阮家也散了,太子府后院也是你在掌權,日后也是你掌管后宮,何必在乎現在的一個太子妃的名頭!”

    風凌月聞言,冷笑了一聲道:“一個名頭,太子哥哥!您在哄弄小孩吧!現在的太子妃,將來登基的時候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就這樣便宜給別人嗎?”

    太子抬眼看著風凌月道:“我只不過是想要增加一點點實力而已,你和你的家人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幫幫我呢?看看人家寧王,正妃和側妃一個個用自己家族的勢力為他籌謀,你怎么就不能大度一點!”

    “大度!我還不夠大度?當初阮寧兒有了孩子,你讓我大度,你讓我做了側妃我也甘心情愿,因為我喜歡你!她的孩子沒了,我的孩子也沒了,你還讓我大度,說等她身體恢復在對付她,才避免人言可畏,現在烏騅國公主來了,你還讓我包容你,我也沒有阻止,是別人捷足先登,不是我不夠大度?”

    “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就不能有個端莊賢淑的樣子嗎?你看看人家風凌雪,現在變得氣質也有了,名揚天下的實力讓人不容小覷,你怎么卻越來越在乎這些虛名?”

    風凌月聞言,氣的渾身發抖,現在看到了風凌雪的實力,還真是見異思遷,男人都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現在覺得她好了,怎么不記得自己是怎么為他付出的。

    自己為了和他在一起,游船上為他擋箭,至今身體還留下了后遺癥,甚至還涉及到了以后的生育能力。

    為了他放棄了自己嫡女身份,嫁給他做了側妃,聽他現在的口氣,竟然忘了自己為他的付出,現在實力不夠,不想著自己長本事,一概尋求別人的庇護,真是越想心越寒。

    “太子哥哥!你說的這些話太讓我心寒!難得我的爹爹還在為你四處游走,為你拉攏權臣,你就是這樣對我,今日的情形任誰都看出父皇想要把那個公主納入后宮,你卻強出頭,現在局勢你若還想父皇對你心無旁騖,你就自己好好反思吧!既然我在你心里是個看重虛名的人,我也不在你身邊礙眼,我回娘家住幾天,太子哥哥你就好自為之吧!”

    風凌月把事情擺在明面上講了出來,讓他認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烏騅國的勢力沒有爭取到手,那么現在他只能依靠左相府。

    風鎮雄多么狡猾,風凌月去向自己父親求助的時候,邊讓他的女兒把事實給他擺清楚,然后故意和他鬧掰,讓他無計可施的時候,上門親自去求,求回自己的女兒。

    太子的性子,是那種沒有腦子,還強出頭的暴躁脾氣,風鎮雄是把他吃的死死的,現在他不靠相府,根本和寧王對抗不起。

    風凌月故意帶著怨氣,離開了書房,出門回頭看著太子那愁容滿面的樣子,心里還有一絲不忍,但是為了自己以后在他心里的位置,還是狠下心,邁開步子,回去收拾了一些東西連夜離開了太子府,回娘家暫住。

    風凌雪聽到這個消息,心里還真的佩服自己那個老爹,太子現在正是困難時期,他還算計了一把太子,抬高了自己的身價不說,還能借此機會,給女兒扶正的機會,這個太子還真被這對父女耍的團團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