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窮追不舍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usyyon.live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司慕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他有了其他女人,這樣顧輕舟跟司行霈藕斷絲連時,他好像能多一點尊嚴!

    這就好比:你顧輕舟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你,我才不丟臉!

    我有了新的姨太太!

    “哦。”顧輕舟應了,又看了眼司慕,“她好像不太容易妥協,若是她提出要求,什么都能答應嗎?”

    “納妾而已,照納妾的禮俗來。”司慕道。

    “可對方說,是你主動進了她的屋子,她好像不太愿意,故而.......”顧輕舟沉吟。

    司慕跑到人家姑娘屋子里去,玷辱了她。

    顧輕舟也想放任不管,可蔡長亭在背后虎視眈眈。放下不管,潘韶就是第二個聶蕓。

    顧輕舟不想同樣的事經歷兩次了。

    “我當時喝了很多的酒,卻也清楚記得,是她使勁敲我的房門。”司慕瞇起眼睛,“然后我醒了開門了,看到她轉身往回跑,我才.......”

    那個女孩子,穿著顧輕舟愛穿的衣裳,又是一頭漂亮的長發。

    司慕的情緒失落到了極點,他又是喝醉了。

    酒精的麻醉之下,他沒什么理性,一定要占有她,故而跟了進去。

    他記得在整個過程中,他不停叫她輕舟,那女孩子卻絲毫沒有反抗。

    “.......她若是不愿意,就讓她滾蛋吧。”司慕最終冷漠道,“她愿意的,只是貪心而已。”

    他很篤定覺得,那個潘韶只是比較聰明罷了,她還是和其他女人一樣,費盡心思想要做軍政府少帥的姨太太,而不是看上了司慕。

    司慕心中很悲涼,從來沒有女人看上過他。她們喜歡的,都是他的身份背景。

    顧輕舟更絕,她連他的身份背景都不愛!

    “好,我知道了。”顧輕舟頷首。

    駐地忙碌起來,顧輕舟在場多有不便,她就回城去了。

    到了新宅門口,顧輕舟看到了丁太太。

    丁太太焦慮萬分:“少夫人,您可回來了!潘小姐回家了,是她繼母親自接她回去的。她繼母還把我家的床單拿走了,聽說要去司公館,找老太太做主。”

    丁家的床單上,有潘韶的落紅。

    看著丁太太憂心忡忡,顧輕舟微笑:“多謝您告訴我。放心吧,我自己會處理的。”

    丁太太略微松了口氣。

    想起什么,丁太太欲言又止。

    “怎么了?”顧輕舟問。

    丁太太嘆氣:“少夫人,是我闖禍了.......”

    顧輕舟不解,問她到底怎么回事。

    “.......當時少帥喝醉了上樓,我吩咐傭人給少帥送醒酒湯,說得聲音有點大,告訴了傭人是哪個房間。

    后來嘛,潘小姐就說肚子疼,我還以為她是女人家的小日子來了,也就是客套幾句,說讓她到客房休息,她還真去了。

    宴席結束之后,我去客房看潘小姐,發現她睡著了。我當時實在不好意思將她叫醒送回去,哪里知道.......”丁太太嘆氣。

    顧輕舟微笑,拉了她的手:“別多心了,有人處心積慮,你防不勝防!”

    直到出事,丁太太也知道對方不懷好意。

    可到底對不起顧輕舟。

    誰家太太愿意家里多個姨太太?這個姨太太,還是因為丁家的宴席而弄出來的,丁太太真怕顧輕舟記恨她。

    顧輕舟將來是軍政府的女主人,她若是記恨丁家,那丁振的前途也到頭了,丁太太很擔心。

    不成想,顧輕舟這樣明白事理,而且冷靜理智,這點丁太太都自嘆弗如。

    “您去忙吧,這件事跟您再也沒有瓜葛。不管潘家說什么,您理直氣壯就是了,讓他們來找我。”顧輕舟笑道。

    丁太太微笑,高高興興的走了。

    顧輕舟沉思,

    司慕愿意,潘韶又費盡心思,顧輕舟自然不會從中作梗。

    “郭半仙說,司慕沒幾年的活頭了,若是真的,那么司慕能留下一兒半女,倒也不錯。”顧輕舟想。

    想到這里,她對潘韶送上門這件事,倒也沒什么芥蒂。

    顧輕舟把心思全部放在潘韶身上,這樣她就可以避免自己去想司行霈。

    她現在需要集中精力,需要自己明白處境。

    很久了,她派了很多人去打探消息,唯一確定的,就是她師父不是慕宗河,這還是霍鉞告訴她的。

    這么想來,她乳娘也不是李娟了,再去查李娟就毫無意義。

    顧輕舟現在能查的,就是自己的外公。

    也許,這是個突破口。

    再事情還沒有確定之前,她不能原諒司行霈。

    師父和乳娘是養大她的人,他們慘死的面容還在眼前。

    顧輕舟獨坐良久,客廳的電話卻響了。

    她接起來,卻聽到了司行霈的聲音:“輕舟,我明天去看你。”

    顧輕舟捏住電話的手發緊發疼,如果他在眼前的話,她幾乎要用話筒砸破他的腦袋。

    她咬唇不語。

    “輕舟?”司行霈輕喚她。

    “你去死!”顧輕舟重重將電話掛了。

    復而電話又響了。

    顧輕舟一下子就把線給拔下來。

    然后,司慕書房的電話卻響了。

    顧輕舟渾身發冷。

    她聽著那電話,一聲聲似催命符。

    副官進來,準備去開門接電話,電話卻掛斷了。

    就在這時候,樓上的電話又響起了。

    顧輕舟想:“司行霈回來了,他近在咫尺,電話能打通,他會不停的騷擾我。”

    副官看了眼顧輕舟,不敢多言,默默退了出去。

    樓上的電話響個不停。

    顧輕舟上樓,拔了電話線,稍微安靜了幾分。

    司慕書房的電話卻又響了。

    顧輕舟躺在床上。

    她恨得緊,牙齒陷入櫻紅的唇里,咬出一口甜腥的味道,才回神過來。

    胡亂擦了擦臉,顧輕舟重新下樓去了。

    “少夫人,少帥給您送花了。”這時候,傭人走了進來,捧了一大把白玫瑰,“花店的人送來的。”

    花里面有卡片,卡片上落款。

    落款是司先生。

    傭人就以為是司慕。

    顧輕舟渾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她想要殺了司行霈,才能獲得平靜!

    他會折騰死他們的!

    顧輕舟不想傭人看出端倪,拿著花上樓了。

    她將花丟在陽臺的角落里。

    司行霈說過,他根本不會在意她是否結婚,如今亦然。

    他一回來,沒有責怪她將他趕走,沒有責問她為何要嫁給司慕,他只是開始新的窮追不舍。

    他從一開始就說過,他要她,他不改初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