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我們的家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usyyon.live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司行霈的一番話,把顧輕舟氣死了。

    她很努力跟他解釋。

    “我不是為了救你,我是為了洛水和五哥!”顧輕舟實話實說,“你不要自作多情!”

    若是只有司行霈,顧輕舟早就跑遠了。

    那么高,萬一長槍的后座力不夠,顧輕舟就要摔死在大廳里;亦或者有人開槍,正巧射中她,她也要死在半空。

    這么冒險,司行霈才不值得!

    顧輕舟把這些話,都告訴了他。

    司行霈卻好像沒聽見,俯身吻她,濕濡沾滿了她的面頰,她感覺自己深陷司行霈的泥潭,而且越陷越深,簡直沒活路了。

    我摔斷兩根肋骨,就是給自己編織了一個更嚴密的籠子,將自己送給司行霈嗎?

    顧輕舟欲哭無淚!

    造孽啊!

    二姨太說得對,不值得為任何人犧牲自己的前途,她當時應該跑的,跑得更遠才好。

    司行霈坐在顧輕舟的病榻上,說了幾句話之后,副官過來小聲稟告什么,他吻了下顧輕舟的眼睛:“我出去一趟。”

    顧輕舟拽住了他的手。

    “司行霈,這是你第幾次遇到刺殺?”顧輕舟問,“我遇到你不到一年,這都第三次了,是不是?”

    司行霈沒算過,反正他的生活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上演一次,他都麻木了。

    刺殺越多,意味著他前段時間收獲越大,得罪的人越多。

    “為何會這樣?”顧輕舟清湛眸光落在他的臉上,“還不是你行事太極端,不給別人留半點活路?”

    司行霈俯身,又吻了下她的臉蛋:“沒事,我心中有數。”

    “這次抓到的刺客,能不能別那么極端處理?有了這次,結怨更深,還有下次,你受得了這樣的日子嗎?”顧輕舟問。

    司行霈沉默,最終什么也沒答應,只是道:“我最多去兩個小時,等我回來接你。”

    他根本不聽勸。

    看他眼底的兇狠,顧輕舟覺得他是不可能輕饒了這次的人。

    她無力闔眼。

    司行霈現在活成這樣,焉知不知他咎由自取?

    顧輕舟深感不值得同情他,卻一直記得他的眼淚。

    哭泣是人最本能的生理行為,卻不應該發生在司行霈的身上。

    司行霈曾活剝人皮的時候,他曾砍斷刺客頭顱的時候,利落干脆,顧輕舟一直覺得他沒有半點慈悲之心。

    他在顧輕舟面前,一直都是強悍又威嚴的少帥,倏然不顧形象,將自己的軟弱給顧輕舟看,很令顧輕舟意外。

    意外之余,也很是頭疼。

    顧輕舟再三說,她是為了顏洛水和顏一源,才放手一搏,絕不是為了司行霈,司行霈卻不聽。

    “我當時逃跑了,對不對?”顧輕舟這樣說。

    “可是你回來了。”司行霈道。

    他說顧輕舟救了他兩次,以后他們的命是共享的,他會擁有顧輕舟,顧輕舟也會擁有他。

    顧輕舟簡直不能好了!

    “這是我這輩子做的第二次蠢事!”顧輕舟氣得肋骨更疼了。

    第一件是在火車上救了他。

    她醒過來不久,顏洛水和顏一源也別送到了軍醫院,他們倆有點擦傷,不是被子彈打中,而是滑到了,被戲臺上鋒利的道具傷了。

    “輕舟,你像個女俠一樣,飛天而降!”顏洛水也被顧輕舟震撼,“我都替你捏了把冷汗!”

    顧輕舟笑笑。

    也沒辦法,當時那么危急,必須有個人給司行霈送子彈,他才能拖延時間。

    哪怕司行霈再怎么誤會,顧輕舟也會這樣做的。

    她有她堅守的人和事。

    “多謝你,要不是你過來,少帥頂不住,我和小五估計要被那些人砍成肉泥。”顏洛水拉住顧輕舟的手道。

    “說什么傻話,我能眼睜睜看著你們被剁成肉泥嗎?”顧輕舟道。

    顏五少則精神恍惚。

    軍醫給他擦藥酒的時候,他怔怔的,人像被抽了魂一樣。

    顧輕舟疑惑,問顏洛水:“五哥嚇到了嗎?”

    說到這個,顏洛水臉色也微變:“你們離開之后,又發生了一件事.......”

    顏洛水也很受驚嚇,她戰戰兢兢告訴顧輕舟:“當時少帥的人都圍過來了,將我們倆帶到了二樓的包廂里,先處理傷口,等徹底結束了再來醫院。

    沒想到,有個刺客察覺我們身份重要,趁亂摸上了二樓,將門口兩名霍家的隨從給殺了。

    他會武藝,手里拿著一把長刀,架住了阿靜的脖子,讓我們跟著他下樓,不許驚動任何人。

    當時我們都嚇壞了,就要跟著他走,不成想阿靜突然一個反手,我都沒看到是怎么回事,那人的刀就到了阿靜手里,她.......”

    “她怎么了?”

    “她一下子就把那個人的脖子割斷了,腦袋偏到了左邊肩膀上,血濺了小五一臉!”顏洛水驚悚道,“輕舟,你敢相信嗎,阿靜她居然擅長武藝!她殺人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小五當時就嚇暈了。”

    顧輕舟看顏一源,他的確是嚇壞了。她第一次見殺人時,也是嚇得不輕,能理解顏一源。

    司行霈說,動亂離南方挺遠的,但是軍閥之間的爭斗不斷,明的暗的,真實發生在顧輕舟的生活里。

    動亂,已經一步步逼近。

    麻煩總是自己找上門。

    “我也沒想到。”顧輕舟道,“阿靜看上去很冷漠,我還以為是孤兒院造成的。”

    “孤兒院的孩子,哪里去學那么好的本事?”顏洛水道,“你是沒看到,當時那個人死的時候,也很震驚,估計他也想不到阿靜能奪了他的刀。”

    “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咱們就莫要問了,有一天阿靜能告訴我們的時候,她會說的。”顧輕舟道。

    難言之隱,顧輕舟實在太有感觸了。

    她和司行霈,也是絕對不能對人言的。她雖然瞞著顏洛水,不代表她不把顏洛水當朋友。

    相反,她可以為了顏洛水拼命。

    霍攏靜一定跟顧輕舟一樣,顧輕舟特別能理解她。

    過了半個小時,顏太太和顏新儂也來了。

    得知遇刺,顏太太安撫幾個孩子:“保住了命,就是祖宗保佑了。”

    又問顧輕舟,“還疼得厲害嗎?”

    “已經不是很疼了,姆媽。”顧輕舟道。

    顏太太摸了摸她的臉,說了句可憐的孩子。

    晚上七點多,天完全黑了,顏新儂派人去把顧圭璋接了過來。

    “.......怎么去個聯誼會,弄成這樣?”顧圭璋擔心顧輕舟和同學打架,得罪權貴,聲音頗有些惱怒,責怪顧輕舟道。

    他也不問問顧輕舟傷得如何、疼不疼,一上來就罵。

    顏新儂和顏太太在旁邊瞧著,冷眼旁觀,都覺得顧圭璋這個父親實在過分。

    顧輕舟著實不容易。

    況且,司行霈再三交代顏新儂,處理好顧輕舟家里的事,等司行霈回來,他要把輕舟接到他的別館去養傷。

    顏新儂有了任務在身,私下里找了顧圭璋,和顧圭璋商量:“您看,能不能讓輕舟到我們府上去養病?軍政府的軍醫,是不好去顧公館的。

    我也不是說外頭的醫生不好,只是一病不煩二醫,既然請了軍醫看,就索性讓軍醫到底。在我們府上,看病方便些。”

    顏新儂的思量,完全是多慮了。

    顧圭璋高興還來不及呢:“您和太太照顧她,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給您添麻煩了。”

    老太太來了,顧公館擁擠不堪,再添個病人,顧圭璋覺得晦氣,而且還要花錢請醫用藥,實在不劃算。

    讓顧輕舟留在顏家,和顏新儂夫妻聯絡感情,對顧圭璋更有好處。

    顧圭璋滿口答應了。

    就這樣,顧圭璋只當顧輕舟去顏家;而顏家的孩子們,則當顧輕舟回了顧公館,想去顧公館探病又被顏太太攔住。

    顏太太說:“輕舟家里情況復雜,你們去探病,會給輕舟添麻煩的。”

    顏洛水和顏一源就沒去。

    當天晚上,顏新儂派人將顧輕舟接出去,半路上又被司行霈帶走了。

    顏新儂做件事,并不是為了司行霈,更多是為了顧輕舟。

    顧圭璋那個態度,讓顏新儂心涼,他真擔心顧輕舟回去養病沒人善待她。

    將她留在顏家,顏家也阻止不了司行霈來探病,到時候洛水和一源都會知道,而顧輕舟現在還不想太多人知情。

    考慮再三,司行霈是不會害輕舟的,而且他的別館安靜,就讓輕舟安心養一段日子的傷,顏新儂就同意了。

    顧輕舟也沒說什么。

    她好好的時候,都是任由司行霈擺布,何況她現在受傷?

    再說了,顧公館添了個潑辣的老太婆,顧輕舟暫時也不太想回去。她不能動彈,也怕吃虧。

    那個老太婆發起火來,會直接打顧輕舟的。

    “又落到你的牢籠里了。”顧輕舟嘆氣,無奈道。

    司行霈親吻她的唇,低聲道:“輕舟,那是我們的家,不是牢籠!”

    他沒有去別館,而是直接把顧輕舟帶到他上次置辦的花園洋房里。

    司行霈將顧輕舟抱到了樓上。

    “輕舟,我們到家了。”司行霈頗有點感觸道。

    顧輕舟則闔眼打盹,不想理睬他。

    “你要留我住多久?”顧輕舟突然想起這件事,問他。

    “住到你的傷徹底好了。”司行霈回答。

    顧輕舟算了算,她可能要靜養二十來天。

    她頓時感覺真沒活路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